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研究>>党史事件
  • 抗战胜利后的反清剿斗争
  • 发布日期: 2014-03-03 来源: 南京党史网    
  •   溧水是南京的近郊,抗战中曾是苏南党政军首脑机关驻地,国民党十分重视这个地区。“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1945年9月初,蒋介石将其嫡系精锐部队新六军、七十四军先后空运到京沪一带。第三战区顾祝同遣其主力由皖南向京沪一带推进,占领战略要地,旨在消灭长期坚持敌后抗战的新四军,保证国民党中央政府安全还都。11月,国民党七十四军一部进驻溧水成立溧水、高淳“剿匪联防指挥部”。指挥部设在洪蓝镇,由一名营长坐镇指挥“清剿”。并有省保安纵队宗志强配合七十四军对溧水等县新四军留守人员和未撤人员进行“清剿”。10月10日,国民党溧水县长李醒华返回溧水、并将抗战前夕在高淳长芦的恶霸地主,大刀会头目,地方反共顽固势力,劣绅乘机纠集还乡。这群丑陋粉墨登场,令其为区长,乡长,保长,把持各级政权,他们积极组织反动武装,为剿清做好准备。国民党溧水县区、乡政权建立后。10月中旬,县政府即发布“清剿令”,令称:“宁愿错杀十个新四军,不放走一个共产党”,开始全面“清剿”,对我未撤人员和抗属,反攻倒算,残酷迫害。

      10月17日,国民党溧水县第一区首先抓人。这天的上午,国民党溧水第一区区长陈贤俊,白龙乡乡长蒋达财,革新乡乡长王耀槐带领区大队和乡中队,联合行动,首先逮捕我革新乡长陈明贵,农救会主任周克富,白马区大队班长罗全坤,搜去新四军埋伏的长枪3支,公粮2000余斤,牵走抗日民主政府支持贫苦农民生产的耕牛3头。从此以后,全县各区乡开始“清剿”。

      国民党溧水县政府命令第二区公所查封已随北撤的苏南第二专员公署主任秘书曹明梁(原溧水县长),县司法科长张一平财产。恶霸地主张光云唆使亲信观峰乡长陈永章、乡中队曹兴志查封随军北撤的溧高县新桥区副区长张孝南、溧高县农救会主任李孝廉、寻仙乡党支部书记刘大征的家庭。逮捕未北撤的新桥区农救会主任王金海,观峰乡农救会主任傅孝坤,笠帽乡农救会主任尤开考等近30人。一贯与共产党、新四军为敌的大刀会头目张承泉接任溧水县第五区区长后,伙同刀会首领俞殿彩、中统特务赵玉坤等带领刀会到处搜捕未北撤的抗日基层干部。两个多月来,被捕的有信义乡长刘克兴、灵峰乡长严兆金,骆山乡长孔庆铨等40多人(各乡搜捕数不在内)。

      仅在10、11、12三个月内,在溧水抗日根据地中心区,逮捕白马区长程华平、韩固区新兵连长魏仁佳,苏南军分区特务营侦察员杨昭旺3人,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共有区农救会主任王金海、灵峰乡农救会主任徐有文,观峰乡农救会主任傅孝坤,韩固区骆山乡长孔庆铨、信义乡长刘克兴、韩胡区琴音乡长陈序德、平安乡长毕道全和乡中队长以上等60多人;以及村长、保农救会主任、保长,游击小组等140多人被捕。

      更令人发指的是国民党残暴成性,对新四军抗日基层干部和抗属,恣意践踏,草菅人命。1945年10月21日,韩固区新兵连长魏仁佳因送新兵入伍和身体不适未赶上大部队北撤,准备去找部队就回到魏家。大刀会头目、国民党和凤乡长诸华南得知后,纠集诸长富、大诸长华、小诸长华等保长包围魏仁佳的家将其逮捕。同时,魏家村有40多农民站出来强保,诸华南不同意。半夜,在解往乡公所途中红庙处,有诸长富先开一枪,魏仁佳躺在血泊之中,大诸长华对头还补了一刀。11月17日,骆山乡以唱京戏庆祝抗战胜利大会为名,诱捕我基层干部和群众。这天国民党乡长俞殿彩、中统特务赵玉坤等人阴谋策划指使各村刀会将戏场包围起来,逮捕抗日基层干部和抗属42人,关进乡公所大院,吊打审讯,威逼交出稻谷330担,大米2石,小麦4担,肥猪3条,耕牛3头,致使一些抗日基层干部和抗属倾家荡产。渔歌乡农救会主任卞之明,为躲避国民党反动政府“清剿”,流浪异乡,反动乡长抓到不到卞之明,就以长子“抵罪”,暗示要15担稻谷方可赎回,如3天之内不交就枪毙,卞妻心急如焚,没有办法,只好一狠心将 二儿子以12担稻谷卖给狮子山庙当和尚,可是还不够,又将家里一些家具变卖,凑成15担稻,才将长子赎回。10月25日,国民党常乐乡长赵慕章、副乡长赵良仁阴谋策划召开庆祝抗战胜利大会并唱戏,当天下午,指使刀会将会场包围,将常乐乡抗日民主政府乡长张友才,乡中队长孙根保、保农救会主任夏定才、游击组长陶德宝等20多人逮捕,当场将孙、夏、陶三人带到附近金鸡山杀害,孙、夏当场牺牲,陶德宝头部被砍六刀,第二天凌晨,苏醒后逃脱,身后留下一条血路,被群众抬回家秘密留治。石燕乡孔家保农救会主任孔庆铭躲入他乡,阴历腊月29日,回到家里准备与家人团聚,被溧水县行动京建总队第一分队秘书杭家礼知道,于除夕这天被捕,押向后山杀害。恶霸地主杭家礼和本村的地主将孔庆铭家七、八亩田分光,并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对我们的赔偿”。11月的一天,两名失散的新四军来到溧水观峰乡岗上村寻找新四军十六旅,反动乡长陈永章令其乡丁陈龙海将他们逮捕起来,押送到沙岗村大恶霸、汉奸张宝钧处刑讯,两位同志拒不招供,后在押往区公所途中在上保村圩埂上被乡中队打死一名,另一名送国民党区公所,至今下落不明,据当地群众议论:“暗害了”。1946年3月,江苏省保安第六纵队一部驻上沛埠对“两溧”抗日根据地进行“清剿”。溧水岗上村恶霸地主张光云(国民党观峰乡反动副乡长)的儿子、国民党溧水县调查统计室一区通讯组长张孝甫带领省保安队来溧水县新桥区观峰乡捕捉了粮管员李定汉,保长高兆林、党员李存有、地下交通员程运清带到上沛埠刑讯后又带到溧水北经巷村将李定汉、高兆林杀害。据不完全统计,全县有11人被杀害或被打死。

      被囚禁在狱中的同志,他们身居囹圄,铁栅镣考虽然锁住了手脚,却没有锁住追求真理的信念,他们坚强不屈,勇敢斗争。在溧高县留守处主任程华平(北撤前曾溧水县白马区区长)指导下,以结拜兄弟为名组织起来,形成力量同敌人作斗争。在以苏南军分区特务营侦察员杨昭旺、溧水县韩胡区琴音乡乡长陈序德、韩固区骆山乡乡长孔庆铨为主,团结难友,同敌人开展积极斗争。他们组织狱友高喊:“新四军抗日无罪”口号;他们高唱新四军抗日歌曲,向敌人示威;他们甩饭钵子,打看守,反对虐待“犯人”;在敌人法庭上,他们严辞斥敌,抗战时,我们在抗日前线,出生入死,英勇作战,抵御日本侵略者,消灭民族败类,罪在何处?法庭人员被问得目瞪口呆,只好草草收场。1947年夏,同狱抓来一名铜匠(名叫王福祥),陈序德做好他的工作,要他做一把开牢门的钥匙,他满口答应,可是铁丝哪里来?他们细心在监狱里观察,杨昭旺看到一只饭钵上箍着根铁丝就砸破饭钵子拿下铁丝,王铜匠做好钥匙,试开牢锁发现铁丝太软了不能用。不几天后,他们发现监狱房子梁上有根乌头钉,用人梯爬上去将它拔下来,试做成功。经过研究,确定11月11日夜为出狱时间,因为这天是溧水城隍庙古庙会(本县群众称十月朝),警察局的警察都回家过夜。届时以苏南第一军分区特务营侦察员杨昭旺、琴音乡乡长陈序德为主的6位同志,打开牢门,击伤(昏迷)看守刘国兴和一名岗警,集体越狱,打通院墙,翻越城墙,渡过护城河,逃出虎口。越狱事件震惊了全城。

      打击敌人,保护人民。1945年10月底,溧高县党的特派员纪涛(这时纪涛随茅山工委行动)带领3个武工队员来到溧水白马花山冲党员颜为顺家,得知恶霸地主张光云复辟后,纠集亲信在家开会策划,抓抗日基层干部,枪杀失散新四军,迫害抗属,查封我主要干部的家门,茅山工委书记徐明立即在溧阳上浪头村召开锄奸工作会议,决定要针锋相对,坚决打击,除掉张光云,抄他的家,捣毁被张光云操纵的观峰乡公所。第二天傍晚,徐明、纪涛带领工委武装连30余人来到花山冲,凌晨到了新桥区岗上,张光云闻讯迅速躲进事先准备好的夹板墙内,捉拿未成。武工连没收了张光云两头黄牛,烧毁几间瓦房。观峰乡公所闻讯逃到枫香岭村前的叫横山小村。下午工委武装连到了曹家桥捕捉乡中队曹兴智,得知曹兴智从观峰乡公所逃到横山小村。当日夜,武装连跟踪到了横山,袭击敌人乡公所,缴获4支枪。这次武装连还到了李巷、南曹、里佳山、警告了一部分土豪劣绅,要为自己留条后路。

      在武装“清剿”的同时,还加紧“政治清查”。1946年6月,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大举进攻,对占领区加强“清剿”。9月18日,茅山清剿区溧水县分区成立。茅山“清剿”区由国民第八十三师十九旅旅长杨荫负责指挥。该旅五十七团第一营姓孙的营长坐镇溧水指挥,溧水县长谢泌兼任溧水县分区副指挥。下设军事、情报、总务、民政等8个组,由县政府军事科长姚灿梅、警察大队长黄震亚任军事组组长;由第三战区第二处驻溧少校联络参谋芮野、溧水县调查统计室主任吉同寅为情报组的副组长;在白马桥设立情报收集所,芮野、倪珏兼任所长。全县31个乡镇划为警备区和清剿区。清剿区有白龙、观峰、洞壁、革新、东屏、寻仙、中东、徐溪、石燕等9个乡。重点清剿我抗日根据地中心区白马、新桥两个区。县保安独立中队2、3分队驻扎白马桥,在陈笪里、新桥、李巷、中山庵、朱家边、浮山、杨家桥、张巷等9个村构筑碉堡,由国民党区联防队驻扎“清剿”,在李巷、官塘、朱家边、东流村、邰村、桑园蒲、柘塘镇、明觉寺、王家边、中山庵、浮山、杨家桥、张巷等23个村镇设有侦探哨。

      他们一面强化保甲制,清理户口,对我方人员诬以“奸匪”罪名,不发给国民身份证,一面采取卑劣的手段,在重点地区实行“连保连坐”,勒逼我方人员“自首自新”,妄图扼杀共产党地下组织活动。1945年11月,溧高留守武工队副队长乔怀仁被诱降后,武工队解体。中共茅山工委派袁焕明(化名张树林,原中共溧阳县西塘区组织科长)来溧水白马花山冲建立党的秘密联络站,公开身份是倾向我党的国民党保长管德风槽坊的“帐房先生”,花山冲联络站与茅山工委之间由袁母联系(袁母是政治交通员)。袁直接联系花山冲地下党员颜为顺,不久,颜恢复党籍任命为花山冲党支部书记。并在周围西晹庄、大树下、白马桥、上葛村建立地下联络点。1946年春,白马清剿督导队队长张有坤带着保安队来花山冲威逼党员“自新自首”。袁得悉后,为了保存实力,以免组织遭破坏,决定由颜出面,将花山冲五个党员以外出卖忙工为名,送到外地隐蔽,躲过了敌人政治清查。这时,国民党乡保长开始对袁怀疑,要袁回原籍取户口证明,当时袁改名换姓,而且袁的母亲和哥哥都参加新四军,金坛罗村老家也在清查,无法取得证明。1946年6月。袁决定离开溧水。1946年7月,原溧高县农救会主任李孝廉(已北撤)奉中共江南工委指示,渡江南下,来到郭庄甲山下山头边和溧水后村弟弟李孝柏处(党员,)接替赵金城留守江宁,联系党员坚持斗争,曾多次来溧水白马区墩头村了解敌情,因敌保长张宗信告密被捕,关进县监狱,敌人严刑拷打,李坚贞不屈,严守党的秘密,直到1949年3月,释放出狱。

      广大抗日军民面临敌人的疯狂“清剿”和“政治清查”,很多党员和基层干部又一次离家出走,隐蔽他乡,直到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溧水县解放,才回家安居。国民党反动政府连续4年的“大搜捕”和“政治清剿”给溧水抗日军民带来了灾难。我们的基层干部和群众或投进监狱,刑讯威逼,长期折磨,或被诬以“奸匪”罪名,残遭杀害;或遭反攻倒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或被迫隐蔽他乡,有的同志历尽艰辛,跋山涉水,辗转苏中、苏北找到原来部队。他们高风亮节,现示了忠于党、忠于人民,革命信念坚定,坚决斗争的英雄群体形象。现在可以告慰革命先烈们,革命先辈们,1949年春迎来全国性的胜利,受压迫的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铁道游击队”曾参与解放南京
下一篇: 横山劫难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