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研究>>党史事件
  • 老虎庄流血事件
  • 发布日期: 2014-03-07 来源: 南京党史网    
  •   1943年4月6月,国民党第三战区顽军主力两次以重兵对驻于溧水新桥中心区的苏皖区党委和新四军第十六旅旅部机关大举进攻,企图一举歼灭苏南抗日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使“皖南事变”在溧水地区重演。我军击破了顽军的重重包围,消灭其有生力量后,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转移到敌后。白马桥、韦家大村、水晶一线以南地区被顽军占领。溧水县县区党政机关和地方武装奉命在原地坚持斗争。我韩胡区区长邹毅和蒲塘区区长任重带领近10人的短枪班,在秋湖山以北的狭小范围内坚持,南有顽军“清剿”,北有官塘、中山庵、洪蓝、县城据点日伪军“扫荡”,南北夹击,环境极其险恶。6月初,国民党江苏第一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颁布了《江苏省第一区清乡实施计划》,对抗日军民实行军事“清剿”和“政治清查”,并与日伪军相互勾结,对革命者举起屠刀。顿时,溧水上空乌云翻滚,令人窒息,霍霍磨刀声,充耳听闻;气焰汹汹,大有踏平秋湖山之势。抗日民主政府的基层干部和共产党员被捕被杀事件接踵而来。邹、任两位区长在老虎庄惨遭杀害,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一起重大流血事件。

    (一)

      国民党顽军五十二师占领溧水地区后,在我中心区实施“清乡计划”,在地方秘密发展情报员,探听我军情报。国民党地方顽固势力,积极参与国民党顽军对我党政干部的清查和搜捕。原国民党梅九乡乡长丁道修,早在1942年3月,由国民党溧水县第一区区长陶彪陪同潜往三丫桥投靠国民党江苏省第一行政督察区专员兼溧水县长汪国栋,拜汪为师。汪委丁为溧水县第一区秘密特务大队副大队长。1943年5月下旬,丁道修在第一区区公所(在新桥)召开乡保长会议,部署“清乡”,声嘶力竭地说:“清剿新四军的天日到了,各乡乡保长在这次清乡要努力,探听到新四军及地方机关确切住址。立即送情报到五十二师或区公所,以便‘清剿’”。国民党地方顽固势力对我两区长的革命斗争行动,切齿痛恨,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他们勾结日伪,阴谋欲加杀害。6月上旬,伪平安乡长殷万辂,伪自卫团团长张大仁和顽挺进队情报员、平安乡乡长丁长泰在石巷村召开旨在杀害邹区长的第一次秘密会议,派丁长泰前往东流村与顽军五十二师一五六团联系。6月中旬,以顽军第一区区长陶彪为首,在里佳山XX家召开有顽中山乡乡长王孝荣,保长王孝华、特务大队副丁道修、陈XX等参加的第二次秘密会议,策划如何活捉邹、任两区长。7月初,顽中山乡乡长王孝荣、平安乡乡长丁长泰,伪平安乡乡长殷万辂、伪自卫团长张大仁、士豪靳XX、五十二师情报员陈贤英、顽挺进总队情报员周XX等在新桥下堡陈贤英家召开第三次秘密策划会议,阴谋商定杀害两区长的行动计划。会上,陈贤英指派殷万辂、张大仁专门监视邹区长的行动,拖住邹区长;还要殷万辂、张大仁进城联络日军溧水警备队便衣特务唐正金、张兴荣。第二天,唐、张在戴家桥小店打麻将,殷、张特地赶去,将唐、张叫出来说:“最近五、六天内,人不要到别处去,五十二师要过来与新四军开火。你们的任务,就是在城里注意鬼子的动静,如果鬼子下乡扫荡,要及时送情报到五十二师。你们帮助国民党做事,将来国民党过来,对你们有好处,定会取消你们汉奸罪名。”唐、张两个特务听后受宠若惊,认为立功机会到了,喜形于色地说:“只要能取消我们汉奸罪名,保证完成任务。”

    (二)

      经过顽伪两股反动势力代表人物一番精心策划后,他们便四出探听情况,注视邹区长的行动,以待时机。7月9日夜晚,邹毅带领郑华(现名钱阿金)、丁海山、严家春等短枪班战士到姚家一带顽军占领区散发新四军第十六旅《告国民党官兵书》后,回转到韩胡村以西的墙匡伪乡长殷万辂处(当时,殷是我军争取利用对象),准备10日同予约的蒲塘区区长任重在老虎庄村顾民成家棚子里开碰头会,研究锄奸和两区联合起来去

      蒲塘区水晶一带袭击顽军等问题。凌晨,伪自卫团副团长袁仲春(原我党发展的地下党员,这时己被殷万辂拉过去,背叛我党)将邹区长“护送”到老虎庄,短枪班长郑华留在墙匡接应任区长。殷万辂即派顽乡长丁泰、乡丁赵忠兴星夜赶到东流村向顽区长陶彪、五十二师五六团团部密报。上午8时许,任区长己到老虎庄顾民成家。顾家住在老虎庄小山顶上,乃一户孤独的棚子,门前东侧是一片桃园,任区长没有吃早饭,买了一些桃子在吃,邹区长躺在床上休息。10时许,顽军分东西两路包围了老虎庄,一路由殷万辂带路从墙匡经吊马墩插向老虎庄的西面;一路由张大仁引路从吊马墩经周家边插向老虎庄东西面。东西两路各自向老虎庄逼近,此时,顾妻正好淘米洗菜回来匆匆地说,东西有穿黄衣服的军队过来了。邹毅立即出门察看,见东面顽军己有两个班的兵力埋伏在桃园。邹毅当机立断命令战士们冲出门向西撤退。任重带领几个短兵班的战士出后门扔了一颗手榴弹向西撤;丁海山、郑华和邹毅从前门冲出向西撤。当邹毅等冲出门外一百多公尺处,敌人猛扑上来,罪恶的子弹倾泻而下,顿时,邹毅倒在血泊之中。郑华以为邹毅身负重伤,回转身来射出一梭子子弹,打退了敌人,俯身扶起区长身体,见邹区长己停止呼吸。这时,敌人蜂拥而上,郑华扔出了一颗手榴弹,转身就跑,敌人举枪射击,郑华背部中弹倒下,昏迷中被捕。任区长向西撤到西坝边,隔水难渡,遭顽军包围,他宁死不屈,将手枪中仅剩一颗子弹射向自己,壮烈殉职。战士严家春突围未成,在牛舍里被捕。

      枪声响前,民运工作队员李政(女,任重的未婚妻)和蒲塘区区委书记吴云标先后从蒲塘区来到墙匡村北的江家棚子。他俩听到老虎庄方向有枪声,没有继续前进。接着,伪自卫团副团长袁仲春也来了(实际上来监视李政的)。李政叫袁仲春派人去老虎庄方向了解情况,袁敷衍地说:“己派人去了解。”稍后,殷万辂派顽军情报员、伪自卫团员徐XX持抢和伪保长李XX来抓李、吴二人,李政看到持枪的人,匆忙走进群众家佯装洗碗。徐、李两个家伙到了江家棚将吴云标用绳索起来,再进屋去抓捕李政时,吴云标挣脱绳索快步起跑,持抢的人连发两枪未中,吴云标终于脱险。

      顽乡长丁长泰和伪乡长殷万辂等为向国民邀功请赏,随即派人抬着邹、任两区长的遗体和郑华,带着被捕的李政、严家春到了新桥顽溧水县第一区区署和东流村五十二师一五六团团部。李政等作为政治犯被解押到屯溪国民党江南行署歙县洪坑“皖南收容所”,后又转押福建崇安。他们饱尝监牢里的苦难,经受了饥饿和病痛的折磨,度过了长达两年的铁窗生活。直到1945年10月,国共重庆谈判释放政治犯,才获释得到自由。

      流血事件发生后两天,殷万辂、张大仁对日军警备队便衣特务唐正金、张兴荣说:“这次打死两个区长,鬼子未出发,有你们的功劳,你们的汉奸衔头可摘掉。”不久,丁长泰、周XX、殷万辂、张大仁四人受到顽军五十二师一五六团团部书面嘉奖。

      老虎庄流血事件,虽今有四十八个年头,但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两区长壮烈牺牲的情景,仍在群众中传颂。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溧水地区对日伪军的最后一战
下一篇: 溧水抗日中心区的反“扫荡”斗争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