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研究>>党史事件
  • 溧水抗日中心区的反“扫荡”斗争
  • 发布日期: 2014-08-14 来源: 南京党史网    
  •   1942年12月下旬,驻金坛、句容、天王寺、溧水、洪蓝日伪军2000余人,对以白马大李巷,南曹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进行为期一周驻扎“扫荡”,以掠夺、枪杀、焚烧等残酷手段镇压抗日军民。

      24日,驻金坛日军尾本联队集结薛埠、天王寺日伪军由官塘向南进入大树下、港头、杨家边一带驻扎“扫荡”。群众闻讯,扶老携幼,离家逃避,敌人进村后,挨门挨户,砸门搜查,抢掳民财,奸污妇女,杀人放火,西杨家边村农民杨德怀、徐保子、东杨家边宗××,高家边的小花子四个没有逃脱的农民被日军抓住,带到大树下村杀害。

      28日凌晨,日军从北、东南、西南三路向李巷、岗上、巷上、南曹、尤成边等村包围。北路由大树下向南推进,进入南曹、尤成边、尤咀等村;东南由驻句容、袁巷、青龙山等日伪军,从上沛埠出发,翻越方山,经廖家边到岗上、巷上等村;西南由驻溧水县城、洪蓝、方边等日伪军星夜经孔镇、南经巷进入大李巷、张家冲等村。

      头天夜里,十六旅得到敌行动情报后,立即通知部队、机关及地方政府并组织群众迅速转移,深夜,苏南党政机关、旅部和后勤单位大部分转移出去,新四军主力部队跳出了敌人包围圈。驻方山脚下的岗窑头、芮家棚一带的新四军十六旅伤病员休养所接到情报后,当夜组织担架送走了不能行走的重伤员,轻伤员自动组织起来翻过方山向南转移到线外。最后,当医护人员带着部分能行走的重伤员拄着拐仗,或相互搀扶着往方山撤离,到了方山洼芮家棚处,天色微明,被东南路的日军发现,架起机枪对手无寸铁的重伤员疯狂扫射,当场打死8名重伤员。休养所长龚力,医护人员沈洁、黎平、吴秀英及未撤的轻伤员20多人被俘,(经十六旅敌工科组织营救,多数出狱,少数被杀害),解到金坛县城日军司令部。正在休养所治病的中共溧水县委书记张光同时被俘(后逃出)。一名重伤员转头向岗上村爬到村边,被西南路来的日军抓住,拖到一个大清水窑边,推下去淹死了。

      日军进了岗上、巷上村,逐户搜查。岗上村老农民张光森家穷无房,住在村西的庵里,自认为年老无事没有逃避。几个日军进庵后威逼他说出新四军的下落,他始终不吭声,丧心病狂的日军把他抬起来多次往地上掼,被活活掼死。继而又威逼张的媳妇李秀英,她坚不吐实,日军把她推进塘里,严冬季节水冷剌骨,日军离开庵里,她才爬上岸。日军从邻村抓来三个农民和巷上村农民李仁根带到张家祠堂,绑在柱上一个个劈死。程家棚教书先生程朋在上村巷口被劈死。从竹篷里抓来的农民名叫李××,日军要他穿着棉衣下塘划水,棉衣被水浸透划不动,最后无力了,或沉或浮,日军在塘埂上拍巴掌哈哈大笑,戏弄取乐。

      日伪军进了李巷村挨家搜查,汪伪特务报告日军:新四军领导干部常住在芮如松家。日军一把火就把芮如松6间楼房烧光。村西张家棚子是十六旅军鞋厂,军鞋布匹被抢劫一空,后又将20多间民房烧毁。接着,将全村没有跑走的男女60多人关进公堂院内。对男的逐个审问严刑拷打,农民王世来头部被日军戳了一刀,鲜血直流,昏倒在地,至今,头上还留下一块深深的伤痕。更有甚者日军兽性发作,恣意糟踏妇女,全村有10多个妇女和年轻姑娘,遭到强奸。其中一名妇女被轮奸后,投塘自杀。

      南曹村,是我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曹明梁的家乡,他参加革命后,积极从事抗日斗争,特别是在担任溧水县长后更引敌顽的仇恨,敌顽派出特务回去侦察他的行踪,伺机暗算。这次日伪军驻扎“扫荡”是早有预谋的,曹明梁家无疑是迫害的重点。28日早,日军由特工人员引路包围了他的家,抓走了他的母亲。敌人得到曹母后,如获至宝,满以为这下可以制服曹明梁。敌人刑讯威逼曹母交出儿子,不交出儿子就要砍头。曹母不屈地说“:养儿子不养他的心,他在哪里我不知道,要杀要砍随你们”。第二天深夜,曹母趁敌人鼾睡之际逃出虎口,乘着黑夜拖着受伤的身体爬到村东河沿,双手抱着柳树根,全身浸在冰冷刺骨的水中,才躲过敌人的几次追捕。敌酋听到曹母逃走,老羞成怒,一挥手,曹家被洗劫一空,10间楼房,8间平房,槽坊厂房,几百担酿酒用的稻谷和酿酒器具被全部烧光。曹明梁面对敌人残暴行经,不仅没有动摇斗争意志,而更加坚定了他同敌人进行斗争的决心。

      日军“扫荡”期间,群众家里的猪、鸡、鸭等家禽家畜被杀光;没有带走的衣服和贵重物品被抢光;家具被日伪军用来烤火几乎烧光。日军临撤前放火烧房,李巷烧了楼房5间,张家棚烧了草房20多间,周家山烧了瓦房草房100多间,南曹烧了8家楼房40多间,尤成边30多户瓦房,只剩一家没烧。敌军此番“扫荡”,兵力多,时间长,手段残酷,人民群众受害大,是抗战期间日伪军对我县“扫荡”规模最大,最残酷的一次。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老虎庄流血事件
下一篇: 南京周边的反“扫荡” 反“磨擦” 反“清乡”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