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研究>>成果荟萃
  • 谈判八个月,第二次 国共合作协议在南京达成
  • 《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披露很多鲜为人知历史
  • 发布日期: 2015-08-28 来源: 南京日报     
  •   

      由南京市委党史办编纂的《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1931—1945)》,记述了从“九一八”事变到日本投降这14年南京地区的抗战历史,并以翔实的史料披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情节。记者从中了解到,国共第二次合作谈判历时8个月,而最终的合作协议是在南京达成的。

      

      中共派周恩来、朱德、叶剑英赴南京同国民党谈判

      1937年,日本加紧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提出了迅速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迫切要求。

      《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记载,1936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致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并转全体国民党员的信,倡议国共两党在抗日的大目标下实行第二次国共合作。同年12月,中国共产党促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之后,国内战争基本上停止。

      为了推动第二次国共合作早日形成,中国共产党于1937年2月10日发表《中共中央给中国国民党三中全会电》。国民党三中全会经过激烈争论,虽然没有确定的抗日方针,没有批评过去的错误政策,没有根本放弃反共立场,但是在对内对外政策上都作了某些调整和改变,实际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条件。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为了早日实现国共两党合作抗日,1937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派周恩来、博古、林伯渠再上庐山,同国民党谈判发表国共合作宣言、红军改编、苏区编制等问题,并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送交蒋介石。

      8月初,蒋介石邀集各地高级将领到南京共商大计;同时,密邀朱德、毛泽东、周恩来到南京共商国防问题。8月9日,中共中央应邀派周恩来、朱德、叶剑英赴南京参加国防会议,并同国民党继续谈判。11日,他们出席军政部谈话会,就抗日战争的战略、战术、民众动员、军队政治工作等问题进行了会谈。由于双方就合作宣言修改有分歧,谈判陷入僵局。

      国共多次在南京商谈红军游击队改编事宜

      “八一三”事变以后,中国军队被迫在华北和华中两面作战。蒋介石抗战的方针和政策开始有了根本性的转变,最终下定接受中国共产党倡导的合作抗日的决心。

      18日,国共双方就陕甘宁边区人事、红军主力改编和设立总指挥部以及在国民党统治区的若干城市设办事处、出版《新华日报》等问题达成协议。8月22日,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将西北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编入第二战区战斗序列,并任命朱德、彭德怀分别为正副总指挥。

      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八路军全军约4.6万人,下辖3个师。同日朱德、彭德怀发出就职通电。所属部队陆续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按照战斗序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于9月11日将八路军编为第十八集团军,任命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司令。

      从8月至12月,国共双方就南方各省红军游击队改编事宜,先后在南京、南昌、武汉进行多次商谈。11月12日,经中共中央同意,叶挺开始在武汉正式组建新四军军部。散布于湘、赣、闽、粤、浙、鄂、豫、皖八省的红军游击队(除广东琼崖地区游击队外),随即集中整编为新四军。

      国共《合作宣言》在南京签字

      9月中旬,国共两党代表博古和康泽等,在南京举行最后一轮会谈。双方就发表《合作宣言》问题取得一致意见,并签了字。9月22日,国民党终于通过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指出团结御侮的必要,认为:“此次中国共产党发表之宣言,即为民族意识胜过一切之例证”,事实上承认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的合法地位。国共合作宣言和蒋介石谈话的发表,标志着历时8个月的国共两党谈判,终于在南京达成协议,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这标志着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为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南京军民面对大屠杀 曾雪崩般冲垮日军机枪队夺枪

      《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披露,具有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南京人民,并没有为日本侵略军大规模屠杀、奸淫和烧抢的淫威所吓倒,尤其是在南京沦陷后,他们在巨大的痛苦与屈辱之中,仍然用种种方式进行抗争。

      当日军在汉中门外、中山码头等地进行集体屠杀时,都发生了遇难军民呼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的壮烈场面。在草鞋峡的大规模屠杀中,遇难军民不顾日军机枪的扫射,高喊“夺枪!夺枪!”他们赤手空拳,冲向敌人,直至全部牺牲。

      战后,日军第十三师团步兵第一○三旅团一名辎重兵,披露了发生在乌龙山麓的一次难民壮烈的反抗。“滴水未进的二万名人群,对日本军发出愤怒的力量是多么厉害啊!……积郁在难民们心中的怒火突然爆发出来。他们瞬间意识到机枪喷出火来意味着什么,便高声呐喊,像雪崩似地冲向机枪小队。……机枪队转眼间全被挤垮了。汽车队在稍高的公路上看到了这种情况,不得不随机应变采取措施。他们丢下了汽车上的汽油桶,把汽油倒在坡地上,点起火柴并向那里扔去。……这种以瞬间的果断蜂拥而来的人群,很快被燃烧起来的猛烈的火篱笆压了下去,逃也逃不出,结果全都被杀害了……”另据汉口《大公报》报道: 数千名被强迫攀登司法院四层楼屋顶的被俘士兵,自知不是中途摔死,就是被日军纵火烧死,便奋不顾身地去夺取敌人手中的武器,甚至用牙齿咬住敌人的耳朵或腿部。他们虽然全部牺牲了,但是也当场打死了几个日兵。

      1937年12月17日,汽车司机梁志成在家中被日军抓去。一名日军军官命令他将一辆满载机枪子弹的卡车开往下关。他知道,这些子弹是用来屠杀中国同胞的,拒不开车。日军军官用枪强迫他开车时,他猛地一拳打倒这个军官,然后扑到他身上,用双手狠狠地扼住他的喉咙。车上的日军发现了,跳下车用刀乱砍梁志成,那个军官狼狈地爬起来,向梁开了一枪。昏倒在血泊中的梁志成,苏醒后爬回家中,第二天,终因伤重去世。有位小学女教师,曾5次遇到日军的纠缠。后来,她设法弄到一支枪,藏在床下,待日兵又来时,一连打死5名敌人,最后她自己也从容就义。在南郊板桥附近,一个中国妇女为了报仇雪恨,身捆炸药猛撞一列正在行驶的列车,炸死几百名日军。

      南京曾是韩人 独立运动的中心地

      韩国临时政府领导人金九还选派韩国青年到南京中央军校学习

      包括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内的30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将应邀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披露,1932年至1937年,南京是韩人独立运动的中心地。

      1932年4月29日“上海虹口公园爆炸事件”以后,由于日本军警疯狂的追捕,“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以及韩国的抗日组织与爱国志士们在上海不能存身,不得不向中国内地转移与寻求发展。南京距离上海近,交通联系方便;南京又是中国国民政府的首都,便于就近向中国政府提出与得到各种支持,因而成为他们的首选之地。韩国反日复国运动的各派系领导人与各抗日组织先后都秘密集中到了南京。

      当时南京国民政府为考虑外交关系,防止驻南京的日本使领馆及日本特务的侦查、破坏与日本政府的抗议,因而在1937年7月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前,总是将韩国各派反日独立运动在南京的活动与中国政府对韩国各派反日独立运动的支持保持在秘密状态,将韩国各派反日独立运动在南京开办的学校与活动场所多设在南京城外偏僻地方的深山野庙中。

      金九是韩国临时政府的创始人与主要领导人之一,他选派了一些韩国青年学员到南京中央军校第10期、第11期学习。此外,他还在南京创办了一个秘密的组织机构——“学生训练部”,又称“特务队预备训练所”,对外称“蒙藏训练所”。其学员在1935年5月有15人,到1935年10月发展到30多人。“学生训练部”提供学员每人每月10元左右的津贴;每天进行严格的日程安排与训练,除军、政训练外,还学习中、英文与代数、几何等基础课程。1935年6月,由于“学生训练部”在南京的活动被日本驻南京使领馆察觉,金九将其迁至宜兴县龙池山澄光寺,后又迁回南京城内蓝旗营8号。由于日本方面的压力,中国政府不便将这些韩国学员招进各军事学校。金九就分派这些青年学员到中国与韩国各地进行秘密的抗日工作。

    图为位于复成新村8号的金九寓所。本报记者 冯芃摄

      专家:南京地区的抗日斗争 具有全局意义

      “历史著作最重要的是观点和史实,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历史学家、南京大学教授张宪文说,《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是一本实事求是的学术著作,反映了抗战时期南京地区人民反抗日军的全貌,填补了空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不久,一部分新四军活跃在南京周边地区,开展抗日斗争。以前史学界也披露过一些,但不系统。而该书用几个章节描述了新四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汪伪政权统治的核心地区开展抗日斗争的史实。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全国从上到下都形成了浓厚的研究和宣传氛围,南京大学希望联合南京地区的专家学者,继续研究抗日战争历史。

      抗战史专家、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孟国祥说,近代南京的历史,简直就是中国历史的缩影,南京往往被视为苦难之城、悲情之城,但《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告诉我们,南京还是一座英勇之城,胜利之城,南京人民从来不乏对敌斗争的勇气,有与强敌血战到底的气概。正由于包括南京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英勇斗争,终于打败日本侵略者,取得民族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南京独特的区域位置,使得南京抗战史研究具有独特的价值。近代以来,南京地区经济富庶、文化发达,战前是中国的首都,沦陷后又成为日伪势力盘踞的重心,因此,南京地区的抗日斗争便具有了全局的意义。

      南京市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副会长陈小浒一直在研究新四军的历史。他说,今年以来,南京关于新四军研究的书籍出版了不少,披露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南京当时是日伪统治中心,新四军发挥特长,通过游击战等方式,与日军开展斗争。因为害怕新四军,当时南京的日伪军不敢出城3公里。新四军在南京郊区的战斗,也牵制了日军很多力量。今年,研究会会继续出版新四军系列丛书,揭秘更多历史。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1931—1945)》出版
下一篇: 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南京红色特工--钱壮飞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