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史海钩沉
  • 从联抗战士到谍海尖兵
  • 孙月红
  • 发布日期: 2015-11-09 来源: 《南京党史》    
  •    

      张冰烈士 

      1949515日凌晨,武汉最混乱的一天开始了。 

      4时左右,被囚禁在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看守所的中共湘鄂特委委员、秘书、武中心支部书记张冰,被几个特务从牢房提出。张冰高呼“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惊醒了因远处大炮轰鸣睡得并不沉的难友们,他们纷纷拥到窗口,看见张冰正被带走,知他此去将不再回来,不禁哭喊着“张冰!”“张冰!”。张冰用坚毅的目光向难友们告别。他被架到看守所办公室,进去即遭杀害。旋即,敌人将他的遗体沉入滔滔长江中。 

      下午,华中“剿总”总司令白崇禧坐飞机匆匆逃离武汉。 

      16日清晨,武汉的《大刚报》等报刊,刊登了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处决共产党要犯张冰的重要新闻。 

      下午4时许,人民解放军118师主力部队开进汉口市区,汉口宣告解放。不久,武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办、创刊于同月23日的《长江日报》上,发表了悼念张冰烈士的文章。同时,党组织派人派船沿江打捞烈士的遗体。人们从汉口一直顺流找到江西九江,终未寻见。张冰的亲朋好友含悲面朝着滚滚波涛,愿张冰的英魂随着一江春水,回到东南故里江苏省南通县姜灶港。 

      为抗日救亡  走上革命路 

      张冰生于1914年,早年求学,喜文善画,后迫于生计在南通城当店员。其革命生涯始于抗战初期。 

      19383月,日军侵占南通城。张冰眼见国无宁日、家乡沦陷,遂与弟弟张炎相约,毅然回到家乡从事抗日活动。他一回到姜灶港,就参与组织战时青年救亡宣传队,被推选为副队长。宣传队随即发布《告同胞书》,号召父老乡亲们紧急动员起来,一致抗日。张冰还执笔编剧,宣传抗战卫国,绝不能当亡国奴。     

      中共江苏省委于同年成立江北特委后,张冰在特委委员陈伟达等人的领导下,担任苏北敌占区救亡工作团分团团长。为掩护抗日活动并开辟经费来源,张冰兄弟筹资创办了新民商店、甦声女子商店,并以此为基地,组织了7个读书会。19403月,张冰与其他一些同志奉命打入国民党的两淮盐务税警团,在税警一团政工队开展活动。三个多月后,税警团对他们产生了怀疑并予以刁难。张冰等人通过团长陈震的帮助,以请长假的方式全部安全地从税警团撤出。 

            此后,张冰抵达泰州,与黄逸峰、朱克靖等人联系上了。黄逸峰是中共秘密党员,时以国民政府军委会战地党政委员会中将设计委员的公开身份从事统战活动,朱克靖是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派到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部队的公开代表。当时地方上比较复杂,绅、商、学等各界对开辟苏中敌后战场的新四军不太了解,新四军面临的紧迫任务是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黄逸峰等人决定留下张冰做统战工作,派他为苏北绅士韩国钧的联络副官。  韩国钧字紫石,人称紫老,民国成立后曾任江苏省省长等职,是一位有民族气节的老人。张冰奉命多次往返联系紫老,紫老赞同团结抗日,停止内争,并亲自发动15人联名呼吁国共合作,一致抗日。19409月中旬,紫老出面召集苏北各界知名人士参加在海安召开的联合抗日座谈会。张冰还与其他同志奔走于泰州、黄桥、姜堰、曲塘等地,积极开展党的统战工作,呼吁联合抗日,反对磨擦。在陈毅的领导下,在朱克靖与张冰等人的努力下,新四军不仅争取了苏北地方士绅的同情和广大民众的支持,也争取了李明扬部队,并促使国民党财政部税警总团团长陈泰运部队保持中立,这也成为新四军取得黄桥自卫战役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黄桥自卫战役后,经陈毅同志同意,19401010日成立了一支抗战部队——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直属纵队、鲁苏战区苏北游击指挥部第三纵队联合抗日司令部(简称联抗),联抗司令员是黄逸峰。大革命失败后,黄逸峰曾担任中共南京地委书记,后曾负责筹建中共南通特委;副司令员李俊民是李明扬的主任秘书、中共地下党员。新四军东进南通、海门、启东一带后,张冰奉命随李俊民去如皋马塘建立联抗东南办事处,任直属队政治处主任。期间,他还担负并完成了策反伪军某部的任务。194169日,在抗日烽火中得到锻炼考验的张冰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张冰(前坐者)在位于苏中曲北的联抗司令部时与战友们的合影 

      反“清乡”斗争  情报战线 

      1943年初,张冰因突发遗传性关节炎,难以行走,部队行军时,全靠战友肩背而行。当时苏中四分区面临开展反“清乡”斗争,组织上考虑到张冰的病情以及安全,决定他回到南通老家姜灶港养病。他的组织关系转到中共通海启工委,由梅平(任天石,后牺牲于南京)同志直接领导。 

      3月,张冰病情好转,请求通海启工委批准他返回部队。不久,梅平告诉张冰,日、伪军正针对通海地区进行残酷的“清乡”,本地亟需加强干部力量,包括侦悉敌情。组织上了解他是本地人,熟悉情况,因此决定他留在家乡工作。通海办事处成立情报委员会,张冰任宣传委员。不久,情报委员会另两位同志因政治身份暴露而撤离,南通、海门、启东地区的情报工作就由张冰具体负责。                                                                          

      为了便于开展工作,梅平拟调配一位女同志协助张冰,以假扮夫妻掩护活动。张冰提议由已参加革命数年并照顾他治病的胞妹张淦同他一起工作,组织上予以采纳。随后,张冰化名王禹声,张淦化名王禹九,二人来到小海镇东南盐行头,在工作关系户张敬洪家租赁一间小屋作为驻点 

      为了确保通海启情报工作顺利开展,张冰对所属人员进行缜密的分工:张淦任内勤兼交通员;陈忠打入伪特工队肖琪处当文书;闵照德作为张冰和陈忠的交通员,在镇上开一家布店作掩护;邹谊专门负责张冰和南通城之间的联系。张冰曾做过驻曲塘伪军陈才福部的策反工作,遂派顾惕庵打入该部。南通城里的庞寿元,因其姨父有些地位,让他在城内搜集情报。张冰还带动了其大姐张慎玉,她不仅送子参加新四军,还主动承担南通城里情报、信件的传递。梅平调任后,他领导的潜伏人员由张冰继续联系。     

       

      抗战初期,南通战时青年救亡宣传队成员(前排右一、右三分别为张冰、张炎兄弟) 

       随着通海启地区情报工作网的建立,隐蔽工作逐步展开。 

      救潜伏人员  陷魔窟不屈 

      通海地区是敌伪顽争夺的焦点,张冰在通海办事处情报委员会领导从事的工作十分艰险。 

      张冰所属工作人员中,尹日升和陈忠都是组织安排在伪军和伪特工队的潜伏人员,但二人不知彼此身份。在日、伪军“清乡”时,伪特务肖琪驻尹日升所在的伪军营部,尹时任营副。他在和尹的交往中,凭着职业嗅觉,感觉尹有些特别,并发现了蛛丝马迹,最终侦悉尹日升是打入伪军的中共工作人员,遂准备逮捕尹日升。此事被在肖琪身边的陈忠获悉。 

      陈忠闻知尹日升原来是自已人,就擅自与尹日升发生横的关系,相告尹的身份暴露。当张冰接到伪特捕尹的情报和尹的撤离请示,他立即请示上级后,以密信交闵照德送尹日升布置撤退。而闵却擅自将密信交陈忠再转尹,并经不起陈为下一步隐蔽自身的追问,将张冰的秘密驻点透露给陈忠。陈忠等人严重的违纪行为,为情报网的安全埋下了隐患。 

      尹日升接到张冰下达的撤离指示后,与同时潜伏的妻子迅即撤出伪军营部,安全到达目的地紫琅区委。特务肖琪带人去抓捕尹日升时,早已人去屋空。肖琪非常恼火,经亲自排查,将疑点集中的陈忠当即抓捕并刑讯,陈忠叛变投敌。当晚12时许,陈忠带着特务来到小海镇盐行头驻点,逮捕了张冰、张淦兄妹等7人。(叛徒陈忠后被我锄奸队正法。)当张冰走进看守所看到闵照德也被关押时,心里清楚了叛徒是谁。 

      特务们一夜折腾后休息去了,看押的伪军也打着瞌睡。张冰趁机对同时被捕的其他6人说:“出卖我们的叛徒是陈忠。你们凡是和陈忠有关系的人,就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全都推到我身上,由我来应付敌人。”他再三嘱咐:谁先获得自由,就立即向组织汇报;他已暴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大家不要怕,要勇敢地跟敌人周旋。 

      第二天,特务将他们押解到南通城。敌人对张冰施用坐老虎凳等酷刑,张冰毫不屈服。特务又当着张冰的面对张淦施暴,张冰怒斥敌人:“我妹妹只是来照顾我的生活,拷问我好了。”硬的不行,特务们就跟张冰提出“合作”,张冰说:“宁可坐牢,哪怕把牢底坐穿,决不当汉奸,决不做出卖民族国家的事。”特务施伎俩将张冰兄妹囚禁一室,并派一王姓特务伪装后与他们同监加以监视,仍一无所获。由于证据不足,其他被捕同志陆续获释。而张冰于同9月被押送苏州伪特务监狱,不久被移送南京太平巷伪中央感化院继续关押。 

      巧遇徐楚光  获救出牢狱 

      在南京伪中央感化院,张冰坚定、从容。他宣传救亡图存的爱国抗日主张,看书、写文章等,“准备将来从事更大的革命斗争”。他还秘密串联难友,采取合法形式对院方提出要求文娱活动,并发起要求改善伙食的绝食斗争,斗得敌人疲于应付。敌人也加倍“关注”张冰,把他作为“顽固不化分子”,要“长期感化”。 

      1944年冬天,打入伪军委会政治部情报司任上校秘书的中共情报工作者徐楚光来到伪感化院上政治课。他的讲授内容及谈吐、气质吸引了张冰,他觉得这位政治教官与汉奸大不相同。张冰经多次细心地观察和试探,小心翼翼地与其交流。徐楚光通过院方与共产党曾有过秘密合作的鲍君甫得知张冰是共产党干部,心里明镜似的,一来二去,二人终于接上了关系。徐楚光同志加兄弟般对待张冰,经济上的接济让张冰更多地帮助了贫苦的难友。 

      徐楚光将张冰的情况汇报给上级,上级指示徐楚光设法营救。由于此时日寇败局已定,伪政府也陷入困境。经地下党组织和徐楚光的积极营救,张冰于当年1221日获得保释。 

      出狱后的张冰经与党组织联系,首先为保释感化院的难友们四处奔走。1945年初春,伪政府发布大赦全国政治犯的文告,感化院的难友们抓住时机,发动了争取自由的绝食斗争。他们起草《告全国同胞呼吁书》,通过张冰事先安排可出入狱中的外围关系传出;张冰负责印刷,并在南京城、京(南京)沪客车上广泛散发,“我们为国家独立而战,还我自由”的呼声迅速传开,受到各界爱国人士的同情和声援。经过斗争,伪政府不得不答应分三批释放感化院中的政治犯。 

      潜伏宁沪扬  密战湘鄂区 

      不久,中共中央华中局将张冰的关系转华中局情报部派南京工作的徐楚光领导,张冰开始了新的战斗,成为徐楚光情报系统的骨干 

      为开展情报工作并开辟京(南京)沪铁路交通线,徐楚光争取了洪帮大亚山正义堂首领朱亚雄,并介绍张冰与其相识。张冰被安排在徐楚光设计、朱亚雄出面,经日方批准合法成立的华中铁道护路总队任情报组组长。总队下设若干分队,各分队按规定定期向总队部报告所辖范围内铁路沿线的情报,这些情报全由张冰负责汇总。他将与新四军和根据地有关的情报,及时抄送组织转新四军军部,其他一般情报则上报日伪华中铁道株式会社警务课。护路总队有6张特别通行证,持证可免费乘车,免受检查,这为掩护新四军和根据地人员、物资的进出提供了极大方便。护路总队的具体事务都由张冰负责。 

      19458月,徐楚光等人成功地策动伪警卫第三师起义,徐楚光离开南京后,南京的情报工作就由张冰负责。他同时协助处理伪警卫第三师起义的善后工作,将起义人员家属分批转移到抗日根据地。 

      日军投降后,国民党接管南京,朱亚雄受到特务的威胁,处境十分困难。1946年春节刚过,张冰奉徐楚光之命密邀并亲自护送朱亚雄到解放区参观,商谈今后任务。在淮阴期间,朱亚雄受到中共中央华中分局谭震林、粟裕等领导的接见,对党的关怀和信任十分感激。张冰又护送朱亚雄安全回到南京。其后,朱亚雄与国民党军统上层人物接触和周旋,力所能及地为共产党提供重要情报。期间,张冰还动员、护送数十名青年和进步人士到解放区。                                                                   

      19463月,徐楚光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华中分局联络部第三工作委员会主任,张冰任该工委秘书,随徐楚光潜入国民党统治区,在宁、沪、扬等地从事对国民党军的情报和策反工作。 

      1947年春,奉中共中央华东局之命,张冰随徐楚光深入湘鄂敌后,开展武装斗争。他们先后在汉口、武昌等地建立秘密机关和联络站,联系、发展一批地下工作人员和地下武装关系。他奉命立足武汉,在武昌三民路43号民居租屋一间作为驻点。1947夏,中共湘鄂特别委员会成立,张冰任该特委秘书兼武昌中心支部书记 

      同年9月,徐楚光在武昌被捕(后牺牲于南京)。张冰增补为湘鄂特委委员,留武汉工作。他参与迅速调整机构,组织人员转移,保证工作持续,策划营救徐楚光。他两度亲赴长沙安排徐楚光的妻子、情报人员朱健平一再转移,后派交通员将朱健平安全送达解放区。   

      19482月,因中共湘鄂特委两位领导人先后留解放区、游击区工作,张冰挑起负责特委在国民党统治区全部工作的重担,他不畏艰险,奔波于武汉、长沙地区,清理整顿地下组织和地下武装,组织起义,迎接解放。 

       

      张冰生前曾掩护照顾并安排托养的徐楚光烈士的长子在祭奠张冰烈士后留影 

      忠骨担大义  碧血化长虹 

      19484月中旬以后,由于叛徒出卖,国民党保密局汉口站大批特务先后逮捕了湘鄂特委系统一批同志,组织遭到严重破坏627日,张冰在长沙亲自通知撤退、转移工作人员时被捕,随即被押解武汉,最后转解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看守所。 

      这是张冰第二次被捕,他在敌人面前始终大义凛然。国民党保密局湖北站的头目亲自审讯张冰,虽严刑拷问,但一无所获。潜伏在国民党湖北省保安司令部等处的中共地下党员和同志们仍在为全国解放而奋斗,程潜公馆的密台仍在运转…… 

      张冰在狱中紧密团结政治上可靠的难友形成秘密核心,发动难友和人犯,开展反虐待、反迫害、改善伙食等斗争,取得基本胜利。他多才多艺,曾秘密地画过斯大林像,写过名为《死囚日记》的自传体小说,既寄托自己坚定的信念,也给难友们以无声的鼓舞。 

      19495月初,人民解放军迫近武汉近郊。同月14日,张冰获悉解放军即将攻入武汉市内,他对难友说:“如果能用我们的死,去换取武汉千百万人民的解放,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时刻。”中共江汉区委指示武汉地下党积极营救张冰和其他同志出狱,但张冰终于未能逃脱垂死挣扎的敌人的魔掌。 

      武汉解放后,中共湘鄂特委系统发展的武装和策反起义的国民党部队,数以万计地交给人民解放军收编。张冰及其战友们的热血没有白流。 

      张冰一生未婚,他35岁的短暂年华只有过一段恋情。他曾说:革命未胜利,不结婚。张冰父母生有十二个子女,仅二子,张冰行九,张炎行十。老两口知道张炎已牺牲,但不知张冰的下落。解放后,195210月的一天,南通县民政部门告知张家姐妹,张冰已殉难,并送来革命烈士证书,她们闻讯悲痛万分。为了不让二老再受丧子之痛,女儿们告诉父母,张冰受党的派遣,到台湾做地下工作去了。二老信以为真,天天期盼着台湾解放、儿子归来,直至离开这个世界。  

      (作者为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史料科科长)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老档案解码南京往事
下一篇: 南京受降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技术支持: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