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史海钩沉
  • 南京受降
  • 发布日期: 2015-09-02 来源: 《南京党史》    
  •   1945年8月18日,蒋介石发布命令,赋予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在芷江受降的12项任务,其中第3项为:“对中国战区内敌军最高指挥官发布一切命令。”8月20日下午,来自重庆的四架运输机飞抵芷江,何应钦、中国陆军总参谋长萧毅肃等同随员及新闻记者五十余人同时赶到。当晚,何应钦及各方面军司令官卢汉、汤恩伯、张发奎、王耀武与湖南省主席吴奇伟、新六军军长廖耀湘等一度会商,认为接待日本侵略军投降专使人员的生活,应全部军事化,起居饮食要按规定时间,且应以军号音为准,严肃庄重,不失战胜国风度。同时,所有标语、便条,亦印上“V”字样,代表胜利。 

      8月21日,日本投降代表、驻华日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受命飞往芷江洽降。与此同时,芷江机场警卫部队派出一个营,并增派宪兵一个连,担任警戒任务。中午12时11分,当挂着红色布条的日本飞机准备在芷江机场着陆时,先围绕机场低空飞三周,以示敬意。日机着陆后,陆军总部派陈应庄少校接待(新六军的政治部少将主任,为了表示对日寇的蔑视,改称少校)。今井武夫在机舱口立正,问陈应庄是否可以下机?陈答称:“现在可以下机了!”今井武夫着军装,佩军刀,首先下机,面有戚色,缄默无语。陈应庄检查前来洽降人员的名单,宪兵检查行李后,引导今井武夫及其随员等七人,分乘两辆吉普入城。 

      当时,长约两公里的路旁,站满了中美两国的军人和百姓,有的伸出手指作出表示胜利的“V”字状,有的握拳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审判战犯!”。今井武夫面色惨白,情绪颇为紧张。他在日后出版的回忆录中说:降使一行内心充满了绝望孤寂和不安的心情。下午4时,受降典礼正式在芷江七里桥举行,萧毅肃主持仪式。会场前有一旷地,中间高竖中、美、英、苏四国国旗,会场内右边挂着孙中山半身遗像与国民党党旗,两边贴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标语。几张桌子排成弧形,铺着白桌布,有如法庭的审判台。对面有另一张小桌子与四把黑椅提供给洽降代表。会场内政要、士兵、中外记者140多人,早已等候在会谈厅的另一端了。 

      今井他们脱帽入室,获准佩带军刀,4人走过空位时,均对萧毅肃深深鞠躬,然后肃然默立。萧毅肃示意坐下,验明今井武夫等人的身份后,洽降才算正式开始,何应钦宣读受降命令。今井武夫交出了日军在华兵力部署图,并在“中字第一号备忘录”上签字。整个过程历时1小时17分钟。6天后,时任中国陆军副参谋长冷欣一行,首先由芷江飞往南京,进行正式受降和按收的准备工作。 

      1945年9月3日,《新华日报》发表毛泽东题词:“庆祝抗日胜利,中华民族解放万岁!”。中国国民党发表《告全国同胞书》、重庆举行庆祝胜利典礼。联合国各国一致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日”。“南京受降”随之也万众期待。 

      自9月5日起,新六军官兵陆续乘美国运输机飞往南京。其任务是占领南京,控制侵华日军总部,接收京沪铁路沿线防务,确保南京、上海之间的交通畅通。8日,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搭乘专机由芷江起飞,中午12时15分降落南京。冈村宁次偕驻华日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及今井武夫等日军将领成一列,肃立恭迎,其他如各盟国军事代表团、南京地方官员、地方商会、工会、农会以及学生总会代表一万多人前来迎接,场面极其盛大。何应钦下机后接受市民献花和“日月重光”的锦旗。随后驱车前往设于中央军校的陆军总部。 

      1945年9月的南京,历经日军铁蹄的践踏,满目疮痍。9日那天,六朝古都披上了节日的盛装,一派喜气洋洋。中国战区受降大典,在原“中央军校”大礼堂即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举行。一大早,黄埔路口到中央军校礼堂门前,沿柏油路两旁每隔50米就竖一根漆着蓝白红三色条纹的旗杆,上悬联合国旗。旗杆旁并排着宪兵,他们头戴钢盔,脚蹬皮鞋,身着笔挺的制服,戴白色手套持冲锋枪庄严挺立。黄埔路口有一座以松柏枝叶扎成的高大牌楼,上缀“胜利和平”四个金字。中央军校门外牌坊顶端则嵌着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象征着胜利。其下方贴有一行金字: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 

      礼堂四周也彩饰如新,正门与其他出入口均有新六军士兵与宪兵把守。礼堂正中悬挂着中、美、英、苏4国国旗。大旗下为日本投降代表签字地,用淡蓝色的布,同成一个“凹”形。内置宽大的条桌和较窄的条桌各一张,受降席位居上首,上铺白布,桌后有5把带扶手的皮靠椅;投降席位居下端,桌后放7把木靠椅。受降席和投降席的后面,各肃立8名武装士兵警卫。大厅上方,悬挂着4盏巨型银光灯,照亮全场。签字台两旁是参加盛典的中外来宾和新闻记者。楼上是中外一般官员的观礼席,共计200余人,加上室内外仪仗队及担任警卫的士兵,约1000人。 

      8时50分,千余座位已座无虚席。计有汤恩伯、王懋功、冷欣、廖耀湘等陆海空军将校219人,谷正纲、马超俊、丁惟汾等国民政府文职官员51人,盟国代表47人,中外记者88人,等候见证日本投降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8时52分,悬挂在受降席和投降席上方的四盏大型水银灯突然点亮,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一行步入会场,全场来宾肃立迎接。     

      何应钦在受降席居中坐下,左侧是海军上将陈绍宽、空军上校张廷孟;右侧为陆军二级上将顾同、陆军中将萧毅肃。受降席正中,摆放有一时钟,另有漆盘一个,内放一套中国的文房四宝。《降书》、《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第一号命令》及何应钦签字后的讲话稿,依次摆放在案头。8时58分,又是一阵闪光灯,日军签降代表,驻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参谋长小林浅三郎等七人自礼堂正门入场,身着军服,没有佩带军刀(以示缴械)。他们成纵队走进布栏后排成横队,冈村宁次居中,一齐向何应钦等脱帽作了45度鞠躬致敬,何应钦欠身作答,双方坐下。按照约定,日方7人中只有冈村宁次一人可以将帽子放在桌上,其他人则只能放在自己膝上,而中方所有代表均将帽子放在桌上。 

      9时整,受降仪式正式开始。经过几分钟的摄影时间,9时4分,何应钦命冈村呈验签降代表证件,以证明他的身份。冈村宁次命小林浅三郎呈递。小林浅三郎离席走到何应钦面前,鞠了一躬。何应钦检视后将文件留下,将“日本投降书”中文文本由中国陆军参谋长萧毅肃转交冈村宁次,冈村宁次起身,双手捧接。9时7分,冈村宁次打开“日本投降书”,小林浅三郎在一旁磨墨,动作有些僵硬。冈村宁次一边匆匆翻阅降书,一边取笔欲蘸墨,却突然盯着毛笔怔了起来,手也颤抖起来。后来可能是为了掩饰紧张,他顺手捏下了笔头的几根羊毫,恭恭敬敬签下自己的名字后,他伸出双手解上衣右上侧口袋的扣子,解了半天,取出方章来,蘸了红色的印泥,终于抖抖索索地盖到了投降书上。不想印章却稍稍盖歪了,冈村宁次面部微露难色,但已无可奈何。他站起身,恭立着,一面命令小林浅三郎呈递降书,一面朝长桌对面的何应钦点头,表示日军就此投降。 

      小林浅三郎按冈村宁次的吩咐,捧着降书走到受降席前,双手呈递何应钦。何应钦起身接过,检视后签名盖章,此时,时针正指向9时9分。随即,何应钦又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第一号命令》命萧毅肃转交,冈村宁次在受领证上签名盖章后,命小林浅三郎呈递。9时15分,何应钦宣布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第一号命令:自即时起,冈村宁次已不再是“支那派遣军司令官”,改称“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部长官”,“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也更名为“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部”。具体任务就是传达、执行中国陆军司令部的命令,办理日军投降后的一切善后事宜。 

      随即,何应钦宣布日军投降代表退席,并发表了简短演说,敬告全国同胞及全世界人士。9时20分,在雷鸣般的掌声中,中国战区一百二十余万日军的投降签字仪式顺利完成,何应钦率领受降人员退席。当日中午,何应钦在今中山东路307号原励志社举行酒会,宴请中外来宾,共同庆祝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从联抗战士到谍海尖兵
下一篇: 制造南京大屠杀日军部队的下场和历史结局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技术支持: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