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史海钩沉
  • 南京大屠杀的美国籍受害者魏特琳
  • 发布日期: 2014-12-25 来源: 人民政协报    
  •   侵华日军的暴行引发的心理后果,并不仅仅出现在日军直接暴力受害者身上,目睹南京大屠杀的人,同样会遭受到折磨,并引发严重后果。

      南京大屠杀发生后,明妮·魏特琳受到更为严重的创伤,她多次在日军强奸犯罪现场解救中国妇女,日日夜夜在中国妇女的哀告和求助中度过,多次目睹受害者惨不忍睹的尸体。她的努力在今天看来,是需要很大勇气和高度人道精神的英雄行为,但她自己当时却因为不能解决所有中国人的痛苦而产生极大的无助感,反复自责。

      魏特琳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传教士,她知道自己必须克服现实带来的伤害,而她的选择是她熟悉的上帝。

      实际上,南京即将沦陷的1937年12月11日,魏特琳已经在日记中对宗教的作用作了定位:“今天的祈祷做得很好,宗教就是为这种时刻创造的。”但她无法预计到日军会把南京变成怎样的人间地狱,无助的时刻,她泣血呼唤:“噢,上帝!阻止日军凶残的兽性,安慰今天无辜被屠杀者的父母们破碎的心,保护在慢慢长夜中备受威胁的年轻妇女和姑娘吧!愿没有战争的日子早日到来!正如你在天国所为,你也一定会恩泽芸芸众生。”所以,当她的助手陈先生和罗小姐从日军魔爪下侥幸逃生时,魏特琳等特地举行了感恩会,她感动地说:“我从未听到过这样的祈祷。”

      但上帝不总是能回应魏特琳的祷告,“看不到未来”的她,也曾选择逃避,“我不想看南京,因为我肯定它已是一片废墟。”但现实总是揪住她的视线,1937的圣诞节,她再次发自内心地祈祷上帝,当20多名妇女因为有人担保而被日军释放时,魏特琳用宽慰和感恩来辞旧迎新,“因为在苦难和悲哀中也有福佑和奇迹。”

      我们不能不钦佩魏特琳的仁心厚爱,她把自己的解脱建立在南京市民首先获得解脱的前提之上,1938新年来临的时候,她深情地祷告说:“上帝可怜那些穷人吧!但愿他们不要经历我们这里10天来的恐怖!”她也真心地期望,能通过宗教活动减轻那些受害者的痛苦,“因为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安慰”,所以,我们可以发现,1938年后,魏特琳日记中记述的宗教活动日益增加。

      魏特琳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一些个案。一个会讲英语的日军士兵妻子是基督徒,她对魏特琳讲的第一句话是:他们对南京发生的一切非常抱歉;一个长老会传教士吴(伍)小姐历经艰险来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精力充沛地参加宗教活动,尽管她进城时被日军强迫脱光了衣服;有5个女孩转变了自己的信仰,一个女孩说,赞美诗成为她慰藉的源泉;参加礼拜的妇女人数有时会大幅度增加,人们的宗教热情在遭受威胁时有很大提高,等等。

      但魏特琳无法救赎自己。她知道自己在南京不是一个普通人,是关系到许多南京人生命和安全的外国人,这一份沉重的责任感和面对现实时的无能为力交织在一起,煎熬着她敏感的内心。一些并不是她责任的事,让她自责不已,比如,她曾劝一个27岁的妇女离开难民营回到她丈夫身边,结果这名妇女离开后的3个小时内遭到3名日军士兵的强奸。她需要上帝教给她摆脱人生苦难的智慧,但是,一边每天承受着重压,一边“还有更多我似乎根本无法完成的事……因为我的办公室总是被人们围困,他们来请求我给他们各种各样的帮助”,魏特琳的日记中,“太累”、“筋疲力尽”、“一点精神都没有”之类的言词越来越多。

      尽管魏特琳用各种方法来试图排遣抑郁,但日军残杀无辜的报告案例、小狗莱蒂叼来的小孩头颅、遍地的尸臭、被侮辱的中国妇女的哭诉、肆虐的汉奸、外国人士之间交流的各地惨状等等,总是在提醒她苦难的事实。在魏特琳的日记中,月光慢慢成为一种指标,1938年下半年以后,皎洁的月光总能引起她的悲伤。关于疲劳和焦虑的记录在日记中的篇幅逐渐增加,日军每一个层面的存在总是引起她的“厌恶”。由于心情不好,脾气本来很好的她,与同事之间的争吵也多了起来。欧洲战争在1939年9月爆发后,魏特琳为人类遭受的无休止的战争噩梦而泣血,每到一个相应的日子,都会让她回忆起南京大屠杀期间的种种经历。

      尽管疲劳不堪,魏特琳主办的各种宗教学习班规模不断扩大;贝德士、马吉等传教士的布道会她热切地参加,反复体味,时时感动;她郑重地记录别人的警句:“如果我们相信上帝,相信十字架的启示,相信天国,相信生命不朽,我们就知道目前的混乱不会持久”;她相信慕尼黑会议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而“这是由祈祷所致”;她频繁地引用祈祷会上那些励志性质的《圣经》语句,如“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惧他们;因为耶和华———你的上帝和你同在;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等等……但是,时不时地,现实让她对宗教也倦怠了,1938年的“创始者节”,魏特琳坦陈没有心情搞庆祝活动,只是“简单”地举行了祈祷。沃德主教主持礼拜时,一向不喜欢夸耀自己贡献的魏特琳,对沃德“没有对我们去年冬天的勇敢的行为加以评论”表示了不满。贝德士从马德拉斯宗教会议归来,提出:现在世界上的非基督徒比过去10年中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多,这让魏特琳感到“黑暗”和“泄气”。

      世界对魏特琳来说不再有希望,她的日记出现了中断。烦躁、悲哀、情绪低落、绝望,笼罩了魏特琳。1941年5月14日,她在美国选择自杀。

      一个在南京大屠杀发生时也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爱的魏特琳,却最终被精神伤害摧垮了,她是南京大屠杀的美国籍受害者。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制造南京大屠杀日军部队的下场和历史结局
下一篇: 难民区的义工 革命者的挚友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技术支持: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