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史海钩沉
  • 性格喜怒无常生活严肃守规 江青秘书口述真实江青
  • 发布日期: 2014-04-03 来源: 南京日报    
  •   长期以来,人们对江青,了解得并不多。粉碎“四人帮”后,坊间关于这位“四人帮”核心人物的传闻铺天盖地,真真假假,虚实难辨。在江青身边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杨银禄所著《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历经周转后终于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日前,杨银禄在江东中路新华书店签售该书,并接受记者专访,口述真实的江青。他表示,之所以动笔写这本书,一半是因为身边朋友劝他写下来,一半则是因为看到市面上很多书籍不够准确,“再不写就来不及啰。其实那段岁月真是不堪回首,但我觉得有义务把真实的东西记录下来。”

      【江青的冷酷无常】 

      秘书父亲去世被疑是撒谎,护士想结婚被诬陷为林彪特务

      在杨银禄的记忆里,江青是个冷酷无常的人。

      他回忆,1968年1月2日,他调到江青办公室工作没多长时间,突然接到老家“父病危速回”的加急电报。第二天,又接到“父病故速归”的加急电报。噩耗传来,他悲痛欲绝。杨银禄说,回家安葬了父亲之后,由于极度悲痛,他患上了急性胃肠炎,上吐下泻,发高烧,病得不能动弹。结果因为江青怀疑身边有不可靠的人,派人把病中的他叫回了北京。

      江青多疑到了什么程度?杨银禄回忆,当时江青质问他:“我问你,你前几天回老家干什么去了?”他回答:“我父亲去世了,经请示汪东兴同意,回去料理丧事了。”江青并不相信:“你父亲去世是假的,是有人故意把你支走了,是戚本禹他们把你支走的,他们好干坏事。”杨银禄赶忙解释:“别人做什么事情我不清楚。我父亲真的是去世了,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派人找中央警卫团政治部的毛尚元同志调查,是他到我老家把我接回来的,是真是假他是清楚。”江青听了这个的解释,认为有失她的威严,大声吼道:“你在撒谎!我现在就派人到你的老家把坟墓扒开,看看尸体是不是你的父亲?如果不是,看你作如何解释?如果不是,你就犯了欺君之罪!”而且她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把筷子狠狠地往饭桌上一摔,双手叉在腰间,用更高的声音狂叫:“你,你刚刚来我这里,就敢跟我顶嘴,以后还了得,你给我立即滚出去!”

      而江青护士周淑英的厄运则是由她要结婚开始的。

      杨银禄回忆,江青醒着的时候,小周伺候她吃饭、吃药、喝水、吃水果、按摩、打针、洗澡、冲牙、换衣服,跟着她出去开会或活动;江青睡觉以后,小周还要为她洗衣服、熨衣服、测气温、看风向……繁重的工作和严重的睡眠不足,使小周疲惫不堪。“有一天中午,小周到机关食堂吃完饭,骑着自行车回10号楼时,由于精力和体力不支,一下撞在大树上,跌倒在地就一动不动地睡着了,直到被别人发现后,搀扶着她回到10号楼。”

      1971年,小周找了一个对象,打算结婚。她想请五六天的假,拜托杨银禄去跟江青说说。但是,杨银禄知道江青与常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她最嫉妒别人结婚。没想到江青立即同意了,还送了两块布料作为结婚礼品,小周很感动。

      可是,当小周离开钓鱼台10号楼的时候,江青突然改变了态度,开始大发脾气,理由是她认为在小周心目中“一个男人的地位和分量,比我这样一个政治局委员还重要。为了革命工作就不应该结婚,不应该生孩子!”

      小周的厄运由此开始,1971年11月,江青突然提出叫小周到中央办公厅江西进贤县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小周到了五七干校不久,江青又指使一位大人物把小周押送回京,关进一间小房子里,窗子用木板钉死,连解大小便都由两位女同志跟随到厕所。她诬陷小周是林彪的特务……”直到两年以后,毛泽东听说了此事很生气,立即指出:“江青不应该无根据地对待一个孩子,从哪里抓起来的,还放回哪里去!”

      江青还爱给身边的工作人员相面,想通过他们的表情判断他们是不是“特务”、“内奸”。“她一般不高兴的时候主动给人相面,但她高兴的时候很少,不高兴的时候极多,因此,无辜的好人吃苦的也就多了。”杨银禄说。

      【江青的政治野心】 

      常委梦一再破灭,对军权觊觎已久

      在杨银禄给江青当秘书的那几年,时刻能感受到她的政治野心。

      1969年4月28日,党的九届一中全会选举产生了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五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到了1973年8月,党的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要召开了,原来的五名政治局常委减少了两名:其中陈伯达倒在了1970年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上;一年后,林彪叛逃摔死在异国他乡。这时只剩下毛泽东、周恩来、康生三名政治局常委了。在此期间,江青在中央领导机构中的排名节节攀升,从第六位上升到第四位。在党的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如果不出意外,江青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在毛泽东的干预和反对下,她的常委梦破灭了。

      不过,江青的政治野心仍然不死。1973年下半年,因外事工作引发的“批周”风波中,毛泽东有几句分量很重影响极大的话,叫作:“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1973年11月1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传达了毛泽东指示:要开会批评周恩来和以前与美国国防部长会谈的错误。从21日起,中央政治局每晚在钓鱼台17号楼开会,连续开了18天会议。在此期间,江青认为“倒周”的时机已到,便肆无忌惮、无限上纲上线地批判周恩来“丧权辱国、投降主义”、“给美国人下跪”、“这是继林彪事件之后的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周恩来“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泽东、“是错误路线的头子”;并提出增补常委的要求,企图以她自己取代周恩来或叶剑英同志。

      12月9日,毛泽东分三批同王洪文、周恩来、王海容、唐闻生谈话,指出:这次会开得很好,就是有人(指江青)讲错了两句话,一个是讲“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不该那样讲,实际上也不是,一个是讲周总理“迫不及待”。对江青所提增补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要求,毛泽东表示:“增补常委,不要。”他还说:“不能搞红卫兵上街贴大字报打倒总理、叶帅那一套,要内部开会解决。又要批评,又要工作,几位老同志和我,都是不久于人世的了。”于是,“批周”会议宣告结束,外事工作仍然由周恩来负责。

      江青在错误的时间,错误地猜测了毛泽东的意图,得出了错误的结论,提出了错误的要求,得到的是严厉的批评和常委梦的又一次破灭。

      江青对军权也觊觎已久。“1971年四五月份的一天,江青叫我打电话给叶群,请她请示林彪,她想参观空军飞行表演,看看军事训练情况,同时照个照片,转移一下脑子。第二天,江青、叶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一行六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某空军机场。”杨银禄回忆,飞行表演结束了,江青余兴未尽,又提议择时到另一个机场看空军飞行表演。两天后,江青由叶、吴、李、邱陪同,到天津附近的某军用机场看飞行表演。他们到达该机场以后,和两天前的程序相同:欢呼、讲话、捧场、合影、飞行表演。不过这次参加表演的飞机更多,规模更大,飞行动作花样也更多。江青一边看一边说:“解放军是钢铁长城,是毛主席亲自缔造,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林副主席的,也是忠于无产阶级司令部的。”

      “其实我知道,江青观看这两次飞行表演,实际上是想试一试,军队是不是听她的话,并以此在军队中树立她自己的形象。”杨银禄说。

      【江青与林彪】 

      你来我往又互存戒心,林彪叛逃之后常做噩梦

      “江青和林彪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他们既你来我往,眉来眼去,但又互存戒心,彼此倾轧。有人说江林之间是换手搔背,相互利用;貌合神离,各自心中有本账。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杨银禄回忆,他们中,如一方知道另一方身体稍有不适,不仅电话问候,还会亲自去看望,以表示关心;一方从外地回到北京,必到另一方家中看望,以表示离别之后的思念之情。

      他说,江青有一段时间与叶群的关系特亲密,江青给叶群开出了一个黑名单,里面有郑君里、孙维世、赵丹、汪敬先等人的名字。叶群一看名单,马上心领神会。江青到处抄家整人,无非是想寻找与她某一段历史有关的材料并予以毁灭。“平日要求空气新鲜,要求得很苛刻,闻不得一点点异味的江青,那天亲自烧资料,因为灰熏火烤,她满脸通红,汗流浃背,流着眼泪和鼻涕。那种狼狈相是我第一次看到。”

      杨银禄还特别记录了1971年9月8日,也就是林彪下达反革命政变令那一天发生的事。当天林彪叫叶群从北戴河打来电话给江青,叶群在电话里热情地说:“林彪同志问候江青同志,请江青同志保重。林彪同志今天给江青同志送去几个大西瓜,请江青同志尝尝。”江青看了电话记录以后,高兴得很,立即叫杨银禄回电话说:“请林副主席放心,我现在身体还好,感谢林副主席的关心,也请林副主席保重身体。”

      江青收到林彪送来的四个大西瓜舍不得吃,在钓鱼台10号楼的前厅放了4天。9月12日下午,也就是林彪叛逃的前几个小时,江青特意带上大西瓜,到颐和园游玩,得意地对很多干部、职工们说:“你们看,这几个大西瓜是林副主席送给我的,我再送给同志们,这是林副主席对我们的关心,让我们大家一起感谢林副主席。”

      林彪叛逃之后,江青惶惶不可终日。“在她身边工作的人,谁都看得出,她的精神气儿小多了,说话也少了,饭量也减了,经常唉声叹气。”杨银禄说,江青还经常做噩梦,并找他诉说:“一段时间以来,我常常做噩梦,有一天晚上梦见了死有余辜的阴谋家、野心家林彪,他那被烧焦的尸体,在大漠中站起来,跌跌撞撞向我走来,两只眼睛闪着蓝光……”杨银禄安慰她做梦不是真的,江青很着急,吩咐他立即让姚文元赶来,然后跟姚文元继续讲述她的夜半惊梦……

      【江青的另一面】 

      生活作风严肃守规矩,曾为陈景润落泪

      杨银禄也澄清了几则坊间广为流传的说法。一则是说江青有“三假”,即头发是假的、乳房是假的、屁股是假的。他说:“我作为在江青身边近六年的工作人员,可以负责任地讲,这是谣传。江青的头发好得很,黑黑的亮亮的、厚厚的。”另外,坊间流传江青“文革”期间有生活作风问题,杨银禄认为江青“不能做、不会做、没有机会做,也不敢做那种低级下流的事”。

      “据说上世纪30年代,江青在上海从艺时的私生活有不少绯闻。由于那不是我亲眼所见,不知真伪,所以不敢妄加评论。自从1938年11月江青在延安与毛泽东结婚以后,直至‘文化大革命’,江青就再也没有绯闻出现。可是,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后,关于江青的生活作风又出现了一些传说。说什么某某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江青晚上来电话。’甚至还有人写了一本书说:‘一位老同志还偷偷地给我看了一张照片,上面江青等人身穿游泳衣裤,江青左手扶着姚文元,右臂缠着张春桥,在游泳池旁嬉戏,丑态百出。’”杨银禄认为这些都不是真的。

      “我知道后,打电话向传说中的‘某某人’表示问候,顺便问了他说过这样的话没有。他气愤地大声说:‘有人有意糟蹋人,糟蹋江青,糟蹋我,糟蹋历史,也糟蹋毛主席的形象。我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江青住在钓鱼台几号楼我都不知道。’”杨银禄说,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对江青生活作风丑化是没有根据的。“一来,江青对毛主席很崇拜,她的地位、权力都是毛主席给的,如果她背叛了毛主席,干了对不起毛主席的事情,毛主席就会被激怒,就可能抛弃她。到那时,她什么都不是了。江青是个很聪明的人,绝不会做那种因小失大的事。二来,江青是毛主席的夫人,‘文革’期间,她先是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后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地位高、权力大,同时她又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如果真有那种事,有一天她不高兴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三来,‘文革’期间,江青身边有十名左右的工作人员,江青的一举一动都在工作人员的视线之内,她没有独自一人活动的空间,没有做不轨事情的机会和场所。”杨银禄表示,以上几点说明:“她不能做、不会做、没有机会做,也不敢做那种低级下流的事。”

      关于江青和张春桥、姚文元身着游泳衣裤照相的问题,杨银禄认为可能是误认、误传。“‘文化大革命’十年,曾经在江青身边工作过的先后有三十余人次,大家都认为江青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她的生活作风是严肃和守规矩的,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发现她有任何不轨行为。”

      杨银禄还回忆了江青的三次流泪。其中一次是因为谢富治去世,一次是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的表演艺术所感动,冒雪深夜去看程砚秋的遗孀。还有一次是看到一篇报道,写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在极为艰苦的生活环境中突破世界数学难题,因而感动落泪,并指示改善陈景润的居住和科研条件。

      【作者简介】 

      杨银禄,中共党员,1967年调到中央办公厅值班室工作,同年10月调任江青机要秘书,1973年被江青打成“反革命”,下放江西中办五七学校劳动,1975年回中央警卫团。1984年起,先后在中直管理局、中办老干部局工作,曾任副巡视员。1988年退休。杨银禄是江青四任秘书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近六年)。任职期间他与江青几乎朝夕相处,对这一时期的江青的了解是别人所不能及的。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一声“同志”,多少故事
下一篇: 一份尘封半个多世纪的情报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