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史海钩沉
  • 一份尘封半个多世纪的情报
  • “南京调查资料”重见天日
  • 发布日期: 2014-03-26 来源: 南京日报    
  •   南京解放以后,如何保证顺利接管?最近南京档案馆第一次完整披露了一套“江南问题研究会”编印的“南京调查资料”。这些尘封了半个世纪的秘密情报资料,正是当年参加解放、接管的专员和军以上干部们的“秘密武器”。其编印者“江南问题研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22册70余万字的材料都讲了些什么?它们是如何搜集整理出来的?最终又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为接管南京而准备的“秘密武器”

      

      1948年底至1949年初,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的节节胜利,国民党军队丧师失地,一溃千里。中国共产党吹响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号角。就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京解放前,参加解放、接管的专员和军以上干部,拿到了一套22册、由“江南问题研究会”编印的“南京调查资料”。而这些成为当年中共顺利接管南京的重要指南。

    资料内页

      这套70余万字的“南京调查资料”分为特篇、政治机构篇、军事篇、警宪篇、公用事业篇、文化篇(文教篇)五部分。

      

      “特篇”包括《南京概况调查》、《南京公私立医院及卫生机关》和《伪资源委员会——附:南京公逆产调查》3册。其中,“概况调查”内容除了一般概况,还包括“反动政党”、“政治机构”、“军、警、宪”、“经济”、“文化事业”、“社会团体与特种行业”、“外侨”等内容,以及一份“重要人物住址”附录。《伪资源委员会——附:南京公逆产调查》则由“伪资源委员会”组织情况介绍和“南京公逆产调查”情况两部分构成。

      

      “政治机构篇”分为《南京伪中央政治机构》、《伪南京市政府》和《伪法院·特型庭及监狱》3册。

      

      “军事篇”分为《蒋匪国防部》、《蒋匪陆军总司令部——附:首都卫戍总司令部》、《蒋匪联勤总部》和《蒋匪中训团·陆大及各军事学校》4册;“警宪篇”分为《伪内政部警察总署》、《伪首都警察厅概况》、《伪中央警官学校概况》、《蒋匪第一交通警察总局》和《蒋匪宪兵司令部——附:宪兵团及宪兵学校》5册,分别介绍了各系统的机构组成、人事、装备等情况。

      

      “公用事业篇”分为《首都电厂》、《南京电信局与中央广播电台》和《南京公共汽车与自来水——附:南京港码头及船只》3册。其中,《首都电厂》内容不仅包括电厂的组织人事、重要资产、业务情况,还有警卫力量的分析和人物介绍等内容,甚至具体到附有“职工情况及产业工会”、“职员宿舍”两个目录。

      

      “文化篇”分为《南京“国立”专科以上学校——附:南京“公立”中学》、《南京私立专科以上学校》、《伪政府各种文化机构——附:南京各报馆及通讯社》和《南京市学术文化团体》4册。

      

      这套“南京调查资料”除了当年作为情报资料的使用价值外,留存到今天,已经成为了解、研究民国南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外交等最完整、最系统、最翔实的资料。

     

      仅用一个多月就整理出70多万字翔实材料

      

      “南京调查资料”为竖排本,右读,繁体字,普通酸性纸印刷。封面右侧印有加了长方框的“对内参考不得外传”字样。这8个字透漏的信息是,这不是一套普通的读物,更不是一套公开的出版物。那么,编印者“江南问题研究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

      

      通过相关回忆文章,我们可以推知,这其实是中共情报部门华东中央局社会部的化名。因为它编写的材料中所涉及的大城市——南京、上海和杭州等,均处于江南地区,故称“江南问题研究会”。

      

      1949年1月至4月,华东局社会部设两室一处及华东警官学校、华东军政训练班和归俘学校。当时的部长为舒同,副部长杨帆同时兼任负责对外情报工作的“第一室”主任,下辖3个科,其中第三科负责材料,主要任务就是进行各种调查。

      

      从杨帆之子杨晓云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一文中的回忆,可以看出“南京调查资料”的编印过程:

      

      1949年初春,为接管江南的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华东局社会部调查科(按:即第三科)科长钟望阳具体负责江南大城市材料的编写工作,分成三个组:李蒲军负责上海组;丁予负责南京组;韩祥林负责沪宁特务情况编写组。他们集中了由华东局社会部收集带来的情报,包括近几年通过秘密渠道由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收集、送出来的情报;上海、江南等地下党组织收集、提供的情报资料及各种相关出版物;华东解放军官团中俘虏军官们所写的国民党党、政、军、特务方面的情况,以及青州、济南、南通等城市解放后缴获的国民党档案和公开的出版物。

      

      另据“南京调查资料”(特篇之一)《南京概况调查》一书扉页的编者“说明”写道:“本书材料来源,主要为三六年度电话号码簿,及三六、三七两年来之南京几种报纸,因过时较久,且比较零碎片段,难免有遗漏或错误处,除以后搜集材料陆续补充外,仅以此供作概貌参考。”

      

      华东局社会部在收集、阅读、整理了大量材料的基础上,根据上海、南京、杭州的特殊情况,分门别类,分头负责,经过整整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斗,终于完成了30册100多万字的上海材料,22册70余万字的南京材料和1册1万余字的杭州材料。这些稿件,经各组长、钟望阳和杨帆的最后审定,除由华中局工委书记陈丕显同志督促苏北现有印刷厂印刷外,另一部分由韩祥林、张开、陈力生等十多位同志,带着杨帆的亲笔信和原稿分别奔赴济南、徐州、青州等地,在各地领导和有关同志的大力支持帮助下,半个月的时间内就印刷、赶制成册。

      

      由于“南京调查资料”是中国共产党人组织编写的关于“敌方”的情报资料,因此,它不可避免地烙上了那个时代深深的印记,例如,书中的措辞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阶级特征,从书名到目录再到正文,“反动政党”、“蒋匪”、“伪”等带有贬损性的词语屡见不鲜,而对于“国立”、“公立”等字眼往往加上双引号以否定其合法性。今天读来,不仅没有削弱这套资料的价值,反而使我们深切感受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在新旧两个政权交替前的殊死较量。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时光洗礼,“南京调查资料”已经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出。幸运的是,南京市档案馆保存了全套的资料。南京出版社最近将其纳入《金陵全书》影印出版,使人们可以一睹当年中共情报的真容。

     

      当年金陵支队也有本《南京概况》

      

      在南京解放前,还曾经有过一本《南京概况》,而这套资料是由当年为接管南京而组成的干部队伍——金陵支队编写,供营、团以至师以上干部阅读参考的。

      

      当年的金陵支队队员陈淦曾于1989年在《南京史志》上发表文章,回忆了金陵支队为解放南京作准备而赶编《南京概况》的情况:

      

      1949年2月,安徽省委办公室主任彭涛来到支队部,对陈淦、陈震东、许荏华、薛文等人说:“你们都是从南京来的地下党员,有的还是老南京,对南京情况熟悉。我们很快要打过江去,解放和接管南京,但我们的干部对南京情况不了解,你们要在最短时间内,编写出一套南京的文件资料,供营、团以至师以上干部阅读参考。一定要在渡江前搞好。”

      

      在这之前,金陵支队已抽调安徽公学的学生和《合肥报》社留用人员,编写了《南京概况》初稿;华东局社会部在杨帆领导下,也已花了近3个月时间,弄了许多资料,并付印出了校样。金陵支队支队部的陈淦等人根据上述两方面的资料,结合在淮海战役中俘虏的敌方人员所交代的有关南京军、警、宪、特、政的资料,编写出了《南京概况》一书,同时还编写了十几种专题小册子,内容涉及中统、军统以及青红帮等方面。在编写过程中,作为金陵支队领导人的宋任穷同志非常关注进展情况并时时鼓励编写人员。

      

      中共南京地下党员朱明镜《在文教接管委员会工作的回忆》中写道:“我在文教接管委员会秘书室看到一套从国民党中央到地方的机关、学校、文化单位及企事业单位的铅印调查资料,有20本之多。所有将要接管的单位名称、地点、负责人以及该单位的上下级关系,内部组织机构、人员、编制、财务、物资、房地产等等都有记载。这套资料是南京地下党自1948年下半年起就开始秘密调查编写,之后送往解放区,由金陵支队(为接管南京而组成的干部队伍)铅印的。这一套资料为人民解放军迅速、完整地接管南京提供了条件。”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性格喜怒无常生活严肃守规 江青秘书口述真实江青
下一篇: 南京大屠杀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