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史海钩沉
  • 轰动京(宁)沪的东海擅杀案
  • 发布日期: 2013-11-04 来源:     
  •   1929年秋季的一天,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国民党中央党部门前,陡然热闹起来,好些外地口音的人,一面不断向路人及进出中央党部的国府要员们散发传单,一面情绪激昂地诉说着什么。中央党部大门外侧,一杆“东海案件申诉团”大旗不时随风展开。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案,居然“申诉”到了中央党部来?此事说来话就长了。

      违法买卖粮受阻,旅长报复杀人

      原来,当时江苏省东海县驻扎着一支国民党部队——独立第四旅。旅长叫谭曙卿,此人是个做梦都想发财的家伙,为谋取“生财之道”, 1929年初夏,他竟不顾禁令,在依靠粮食进口的东海县大量收购粮食,然后由连云港出口,售往青岛、日本等处,从中牟取暴利。由此造成了当地粮食大量外流,粮价猛涨,东海县老百姓叫苦不迭。于是,县里各公团不得不出面要求该旅停止这种非法购粮行为。可是旅长求财心切,仗着兵权在握根本不买账,很快双方矛盾日益加深。县党部、商会、工会、农会等开始采取措施,劝令各粮行不要再替军队买粮,又劝阻搬运工人不再给部队运粮,而且通知农民不要再到县里来卖余粮。特别是县党部的《海州日报》编辑陈嗣衡,更是以犀利之笔不断在报上发表文章,抨击驻军违法买卖粮食,祸害百姓的丑行。这一系列措施,终于断了谭曙卿的生财之路,专横跋扈的谭旅长哪能咽下这口气,暗地里决心伺机报复。

      其实谭旅长不但爱财,而且还是位风流将军,当地有一著名的“新新舞台”剧院,重金聘来一位坤伶花艳芳登台献艺,不想被谭旅长看中了,于是这位女艺人隔三岔五被叫到旅部唱堂会,唱完后还往往不让走。有次新新舞台急待花艳芳登场,而此时她偏偏被谭留在旅部走不掉,结果观众气得纷纷退票,影响相当恶劣,陈嗣衡出于义愤,在《海州日报》上撰文揭露了这一丑行,气得谭曙卿暴跳如雷,真是“旧恨”未泯,又添“新仇”。1929年8月,发生了轰动中外的“中东路事件”。谭曙卿借国民党中央“严防过激分子趁机(中东路事件)破坏”的指令为由,突然下令将县工会主席张劲枢、《海州日报》编辑陈嗣衡、县党部常委夏鼎文、县商会主席徐敬甫等十几人,以“过激党”(共产党)罪名一举抓捕,经过一番严刑拷打后,竟于次日下令将张劲枢、陈嗣衡执行枪决,罪名是“过激分子”。《海州日报》是领卢布所办,谭曙卿原本还欲将夏鼎文、徐敬甫同时处决,由于东海县长李劼夫及商界知名人士出面调处,两人才逃过鬼门关,但仍关押在狱。

      申诉团赴京告状 谭曙卿被撤军职

      然而,令谭曙卿没有料到的是,东海县党部秘书颜振流、县工会委员孙肖韩却逃出了他的魔掌,并很快向镇江省党部发出急电。东海各界得知这一血案真相后群情激愤,也很快组成了“东海案件申诉团”直赴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请愿,即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申诉团把申诉书和标语贴到南京城各要道口,一时闹得沸沸扬扬,南京各家报纸争相报道了这一消息,特别是《海州日报》编辑陈嗣衡,敢于揭露国民党新军阀的劣行竟遭公开杀害,更是激起了新闻界的愤慨,上海最有影响的《申报》、《新闻报》等,也都以头版头条揭露了这一骇人听闻的惨案。一时京沪一带为之轰动,影响之广几乎举国皆知。

      针对这一事件,国民党中央党部派中央委员张道藩接见了申诉团,又派中央党部总干事黄宇人专程赴东海县调查此案。但谭曙卿态度强硬,答非所问。看看谈不出什么名堂,黄宇人只好带着夏鼎文、徐敬甫二人回京。不料黄宇人一行走后,谭曙卿想想也感到后怕了,他慌忙跟着赶赴南京,向其老上司何应钦求救,因谭在东征战役中救过何的命,故当中常委开会讨论黄宇人的调查报告时,何应钦即说:“谭曙卿跟随我多年,我对他比较了解,他性格莽撞,对问题严重性认识不足。我想,念他在北伐中立过一些战功,可否从轻处理?”但何的发言,引来了国民党内一些正义之士邵力子等人的反对,并由此出现了派系之争。张道藩抢着大声说:“我也不同意何委员的发言,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谭曙卿的违法乱纪,擅自杀人问题。他在东海破坏政府法令,私运粮食出口,严重影响国计民生,最后竟将劝阻的我党基层干部公然杀害,实属无法无天,我认为应将他撤职拿办……”张的发言得到了多数委员的支持。会后不久,谭曙卿果然被撤军职,但是,“拿办”却迟迟没有下文。  

      最高当局“压轴”  擅杀案收场

      东海县申诉团见谭曙卿已被撤职,眼看胜利在望,即很快返东海。然而,眼巴巴等了许久,却始终没有结果。于是,县党部秘书颜振流等再次组织了一个东海案件后援会,再度赴南京请愿,表示决不让杀人凶犯逍遥法外。后援会到南京后很快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报告案情经过,吁请新闻界仗义执言;一面与宪兵司令部和警察局多次交涉,强烈要求尽快缉拿凶犯。后又集体来到何应钦家门前请愿,请何部长主持正义,让杀人犯早日归案。何应钦此时已噤若寒蝉,不敢出面。其夫人王文湘出来接见了众人,听了代表们一番慷慨陈词,似乎也被感动了。她悄悄地说:“据我所知,谭曙卿现在仍在南京,我所帮助你们的也只能这样了。”事情十分凑巧,就在此后两天,突然有位知情者向后援会密报了谭曙卿的去向,原来此时如丧家之犬的谭曙卿正藏在花牌楼一家饭店后院。根据这一线索,宪兵很快将其抓获归案。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成立特别军事法庭,由贺耀祖任庭长,并两次开庭进行审讯,但没有实质性进展。事情就这样竟一直拖到1933年底,突然发生了震动全国的福建十九路军成立福建人民政府事件,公开通电全国反对蒋介石。蒋鼎文奉命率部入闽镇压十九路军,他向蒋介石建议:“谭曙卿曾在福建任职多年,对当地情况十分熟悉,且旧部尚在,何不叫他立功赎罪,随军去闽?”正巧此时谭曙卿的一些同僚,约有20多名师旅长也联名具保。蒋介石权衡一番,便顺水推舟,借口俯念下情,令军法处将谭曙卿“着即释放去闽,立功赎罪。”至此,几年来的一幕紧锣密鼓的“闹剧”,最终以最高当局亲自“压轴”而告收场,谭曙卿重新操“刀”,此案便不了了之。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蒋介石温泉别墅之谜
下一篇: 中山陵奠基礼事件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