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纪念传承
  • 风起于青蘋之末
  • ——贵阳文化震烈士寻踪
  • 发布日期: 2018-11-19 来源: 南京党史    
  • 郭淑文

      文化震,字雨龙,笔名华贞,1902年生,贵州贵阳人。1918年入贵州省立模范中学就读。1922年考入国立东南大学预科,后就读于文理科政治经济系。在校期间,文化震积极投身南京学生、工人的反帝爱国运动,参与了南京社会科学研究会组织的读书报告会、国民会议运动。在五卅运动中,积极参加领导南京学生和工人运动,支援和记洋行工人罢工,声援上海工人的反帝斗争,并办粥厂赈济女工和童工。1925年底,文化震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文化震先后担任中共南京地委委员、团南京地委书记、国民党南京市党部工人部部长,组织领导工人、学生开展革命斗争,并在广州中山大学附中南京分校附属中学任教,宣传革命思想。1927年,南京光复后,文化震主持创建了南京市总工会,并被推举为总务主任兼秘书主任,他带领南京工人积极发展工会组织,与反动势力进行抗争,推动了国民革命在南京的深入发展。1927年4月10日晚,在中共南京地委召开各团体负责人紧急会议时,文化震与钟天樾、侯绍裘、梁永等10人同时被反动军警围捕,数日后被秘密杀害,年仅25岁。

     

    家人所藏的文化震烈士照片

      为真实还原文化震烈士早年的人生经历,2018年6月,笔者从南京出发,前往文化震的家乡贵阳,寻访烈士足迹。

      1922年夏天,文化震以优异成绩从贵州省立模范中学毕业,与严绍彭、刘应文、朱麟、卢贤士、高昌麟等几位好友一起从贵阳出发,前往南京报考大学。

    烈士亲属诉说往事

      来到贵阳,见到了文化震烈士的侄女文启学老人。文启学家客厅中,摆满了关于文化震烈士的相关资料,其中有保存多年的烈士照片、证书、报纸、复印资料,还有刚刚写好的文家三代示意图。文启学老人向笔者展示了父亲文化福精心保管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她说,二叔文化震去世那年她还没有出生,她关于二叔的所有记忆都来自于爷爷奶奶和父亲,因此能回想起的内容不多。尽管如此,老人家还是尽力回想,将所有的回忆讲给笔者听。

      文启学老人告诉笔者,文家老宅在贵阳市老东门旁的弯弓街,旁边就是祭祀文昌帝君的文昌阁。文化震的父亲文云章早先在家中开设“志强私塾”授徒为生,后曾担任政府职员。文化震这一辈共有兄弟姐妹六人,文化震上有一哥一姐,下有一弟两妹。由于文云章秉承诗礼传家的宗旨,家中学风甚浓,子女均在他的私塾内开蒙就学。新学制颁布后,他就将几个女儿也都一同送入了学校读书。其时正值清末民初,民间多流传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文云章却不同于一般旧式文人,他将女儿们也送入学校,实在十分难得。闲暇时,文云章还带领几个孩子一起寻访贵阳的王阳明遗迹,到甲秀楼观摩先代大儒的墨迹。

      1927年,二叔文化震牺牲后,文家的命运发生了巨变。当时,有人把文化震遇害的消息告诉了文化福,并嘱咐他多加小心。那时,在南京工业专门学校上学的小弟文化进也在二哥遇害后不久逃离了南京,后来有消息称他转移到了重庆,然而谁知自此竟再无消息。文化福没有把这个噩耗告知父母,他一人承担着失去亲人的伤痛。担心家人再遭不测,文化福改名文寿昆,举家搬迁,四处避难。在文启学的记忆中,他们先后搬到青岩、茶店、三民东路,最后迁到都新街,一直住到解放后。

      令文启学记忆最为深刻的是,奶奶经常搬一张小凳子,独自坐在四合院的门口,嘴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唤着二叔三叔的名字。然而,她等着,盼着,想着,终其一生,都没有等到两个儿子的归来。谈到此处,文启学老人泪盈于睫,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解放以前,文启学只知道二叔文化震牺牲于南京,不知道他是烈士,从事的是什么样的革命工作。1955年的一天,20岁的文启学刚刚走到都新街口,便碰到了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从车中出来,向她打听文化震烈士的家。这位老人告诉文启学,他叫严希纯,旧名严绍彭,与文化震是在贵州省立模范中学的同学,同时也是在南京一同从事革命的亲密战友。严希纯已离开贵阳多年,这次是借全国人大代表来贵州考察的机会,来了解文化震烈士家人的情况。文启学连忙将严希纯老先生请进家中。严希纯与文化震的大哥亲切交谈,得知文化震的父母早已于抗战期间去世,小弟文化进在文化震烈士牺牲后不知所踪,不禁感叹烈士家中不易。交谈之中,严希纯发现文化震的亲人对烈士生前从事的革命工作不甚了解,他将文化震烈士的革命事迹细细地讲给他的亲人听,让亲人们真切地感受文化震烈士的伟大。

      在文启学的记忆中,严希纯先后来过两次,第二次来时,他告诉文化福,他已将文化震烈士的事迹告诉了贵州省人大代表罗登义,并将烈士身份进行了上报。不久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委派贵阳市南明区河滨派出所,向文化震的家属颁发了毛泽东主席亲自署名的贵州字第00119号《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查文化正(震)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以此表彰文化震同志献身革命的伟大功勋。

    被精心保存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

      文革期间,文化震的亲人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许多珍贵的收藏和老照片都在冲击中,付之一炬。文化福将这份能够证明弟弟身份的《光荣纪念证》偷偷藏在屋顶上,度过了那段混乱而艰难的时日。文化福过世前,又将这份证书传给了小女儿文启学,文启学将二叔的《光荣纪念证》装在信封中,小心地保管在一个红色软皮的荣誉证书中,由此得以保存至今。

      与这份证书命运相近的是,文化震的小妹文麟也将哥哥文化震的照片小心地藏在瓦片下,躲过了搜查。由此,我们到今天能够通过这几张微微泛黄的照片一睹烈士的真容,而不是遗憾地为烈士描绘一张想象出来的素描画像。72岁的黄健中老先生是文化震小妹文麟的儿子,多年来他一直精心保留着这几张珍贵的照片。一张是1923年文化震预科毕业,拍于国立东南大学的体育馆;一张是1924年文化震22岁生日之时,寄给家人的纪念相片;还有一张是从合影中裁剪出来的小小立像,文化震身穿长袍、头戴礼帽,看不分明面容。

    模范中学回望火红岁月

      来到贵阳,还需造访的是文化震烈士就读的贵州省立模范中学,在这里,文化震受到了五四爱国运动的洗礼,立下了“科学救国”的少年壮志。走到会文巷旧址,看到的已是一所现代化中学——“贵阳市第二十一中学”,从大门悬挂的历史沿革与老照片,还能依稀寻到贵阳省立模范中学原来的痕迹。

    贵州省立模范中学

      贵州省档案馆较为完整地保留了贵州省立模范中学的卷宗,使我们有机会去了解文化震烈士中学时代的学生生活。模范中学原为建于经世学堂旧址南书院的贵州官立中学堂,为周恭寿1909年所创办,著名洞箫家谢根梅就是官立中学堂的首期学生。1912年4月,贵州枢密院院长张百麟,下令将官立中学堂改名为贵州省立模范中学校。1923年,又改名贵州省立第一中学。1950年,与贵阳高级中学、私立中山中学等校合并而为今天的贵阳一中。

      1918年8月,文化震从模范高等小学升入模范中学,1922年7月,以甲组第五名的成绩毕业,成为模范中学第十期毕业生。现今贵州省档案馆中还存有文化震的毕业成绩表和毕业证存根。

      民国初期,模范中学的教师多有留洋背景,他们深知挽救中国危亡,必须向世界学习,求得真理,故极为重视英文学习。一年级时,文化震每周要上9小时的英文课,包括英语会话1小时,英文文法2小时,英文读本6小时。英文读本课为刘浩如所授,采用《莎氏乐府本事》和《泰西五十轶事》为读本。二三年级英文读本课则采用《泰西三十轶事》为读本。文化震能够流畅地背诵《莎氏乐府本事》和《泰西三十轶事》。课余,他还自修《鲁滨逊漂流记》,在自己家里为同学补习英语文法、英语翻译。这些英文读本为少年文化震打开了一扇通往域外世界的窗户,引导他更加亲近新文学,接受新思想,成长为一名新时代的新青年。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贵州省立模范中学、达德学校、南明中学、法政学校、师范学校、讲武学校等纷纷以学校为单位走上街头游行、演说。文化震也被同学推选为学生代表,代表模范中学参加了研究成立贵州省学联支会的工作。在文化震等爱国同学的悉心筹备下,7月16日,贵州省学联支会正式成立,并确立了以抵制日货、倡用国货为重心的工作方针。

      贵州学生联合会在浮玉桥侧河滩上当众焚毁没收来的日货

      10月13日,学联支会决定在贵阳的标志性地区公开焚毁没收来的日货,以示爱国决心。文化震带领同学们高扬起两面大旗,一面写着“抵制日货”,—面写着“严惩商界卖国贼”。他们先在贵阳的主要街道进行了游行,一起用“滑竿”抬着缴获的日货,浩浩荡荡,抬到甲秀楼附近的南明河滩上。爱国学生们踩在堆积的日货箱子上演讲,向民众讲述抵制日货与爱国的关系,并公布贩卖日货的商店以及没收日货的品种、数量,照清单逐一核实完毕,在群众的一片欢呼声中,把日货捣碎打烂,浇上煤油,放火烧毁。南明河畔,浮玉桥上,甲秀楼边,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个个拍手称快。

    今日甲秀楼与浮玉桥

    文采卓绝,矫矫不群

      甲秀楼是贵阳的标志性建筑,取意“科甲挺秀”,为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贵州巡抚江东之为纪念王阳明、鼓励贵地学子进学所建。

      受父亲影响,文化震对王阳明亦十分推崇,每至假期,他都会带上弟弟文化进,邀集高昌麟、高昌隆等几位好友外出,到扶风山等处登山游览,寻访王阳明先生的古迹。文化震还将所思所想提笔记下,与好友互相品评文章,高昌隆后来曾做诗赞美文化震,称他“当年文字众人上”。1918年,文化震就读模范中学一年级时,就写下古体散文《登扶风山谒阳明先生画像记》,将之发表在商务印书馆创办的《学生杂志》上。

      筑城之阳有扶风山,兀然而立群峰中,古木森森,云烟出没,足以供览眺之娱。山建祠宇,用石勒王阳明先生画像,并勒先生遗文于两旁。凡游观之士,登祠以瞻先生之像,读先生之文,鲜有不正襟起敬者。盖先生气节高尚,德泽在民,触目惊心,有不禁肃然者矣。先生于明际清正君子也,以忤权奸,被谪龙场,济世良才,无所获施,亦先生之不幸也。贵州狉獉之俗,未开教化,先生以文教启之,以道德化之,使苗蛮之地,变而为邹鲁之邦。迄今居是地,沐先生之德化,食德和,不见弃于中土者,皆出于先生之赐。然则先生之不幸,贵州之幸也,岂非天以是邦为不可弃故,使先生造此抑谪,而诱导是邦欤?先生留黔多载,黔人思念不置,相与立庙祀之,使与是邦并传不朽,则先生之不幸,又先生之所以幸也。先生讲学龙场,距筑百有余里。而其遗像得留于筑垣,垂于久远者,岂非德泽深厚,令人思念不忘耶。扶风山清而秀,浑然不露圭角,草木亦有优然自得之貌,岂非先生德泽在民,故宜得此山以彰其高风欤?春服既成,约友二三人,相与登山游览,既归,写此以寄思古之情。

      在贵州省立模范中学就读期间,文化震不仅在古文方面造诣深厚,在新文学方面也颇有建树。民国初年,《小说月报》与《学生杂志》同是商务印书馆创办的十大杂志之一。1921年,沈雁冰开始担任主编,《小说月报》随之成为了新文学的代表刊物,当时鲁迅、郑振铎、叶圣陶等都在上面发表过文章。1922年,文化震来到南京报考国立东南大学,在录取之后的闲暇时光,创作了《暑假中》的白话散文,发表在《小说月报》上。

      进入东南大学以后,文化震的思想逐渐发生了转变,由笃信自然科学转向研究社会科学。1925年底,文化震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在党的安排下,文化震离开学校,投身革命。他捉笔为刀,先后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机关报《中国青年》上发表《南京之反动势力》《江苏学阀之过去及将来》《请看国家主义者在南京的活动》等多篇文章,以犀利的言辞,显见的事实,来论说形势,抨击各种反动势力。高昌隆高度称赞文化震,称其:“开口直令溜决河,下笔不休驹解鞅。”

      贵阳的绿竹猗猗,育就了文化震正直谦逊、宁折不屈的君子品格;东大校内的六朝古松,蕴成了文化震不畏逆境、刚毅不阿的落落高风;梅庵前的数株寒梅,锻造出了文化震不畏严寒、迎风独立的铮铮傲骨。

      长风起于蘋末,英雄出于平凡,寻其旧日足迹,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历史的每一个瞬间,看着曾经的英英少年一步步成长、成才、成熟、成功、成仁,看着他在时间的长河中欢喜、心痛、忧愤、自拔、奋起,看他最终义无反顾地跃入大革命的洪流之中。生而为英,死而为烈,热血染山河,浩气弥千古!文化震烈士,将与民族国家一体,与光荣为伴,永远不会被忘怀。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雨花英烈家书中的家国情怀
下一篇: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离世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