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纪念传承
  • 父亲只抱过我一次,竟成永别
  • 发布日期: 2017-09-12 来源: 南京日报    
  • 朱务平烈士之子朱兴礼——
    父亲只抱过我一次,竟成永别
     
     

      【烈士小传】

      朱务平,1898年生,安徽宿县人。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任中共临涣独立支部书记。1928年任中共徐海蚌特委委员兼凤阳县委书记。

      1930年任中共蚌埠(长淮)特委委员。1931年6月任中共长淮特委书记。

      1932年9月在蚌埠被捕,解来南京。11月牺牲于雨花台。

      【口述人】

      朱兴礼,朱务平烈士之子。

      在江宁区湖滨公寓,寻访组见到了91岁的朱兴礼。老人家的视力已经有所下降,行走也比较迟缓。但幼年时仅有的一次和父亲相处的时光,却在他的记忆深处历久弥新。哪怕是一点一滴的细节,他也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从小爱锄强扶弱,把口粮分给穷苦同学

      “父亲从小就嫉恶如仇,爱打抱不平。但对贫苦的人,他又有天生的同情心。”朱兴礼说,父亲勤劳、孝顺、善良,“在学业之余,只要一有空,父亲就会帮着家里做活计。有一次他隔了很久回家,奶奶挑了半天的野菜包饺子,父亲只吃了3个,就怎么也不肯动筷子了,非要留给家里人吃。”

      1922年夏,朱务平进入徐州培心中学读书。在这里,他遇到了把他引上革命道路的共产党员吴亚鲁,接触到了进步思想,学习了革命理论,政治觉悟迅速提高。1924年,他被吸收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为徐州最早的青年团员之一。

      发动工人开展斗争,迫使资本家“减时加薪”

      随着大革命的兴起,朱务平回到家乡宿县,向青年学生、农民宣传党的主张,先后发展了多名进步青年加入青年团。1925年,朱务平被派到徐州工作。当年春夏之交,由于政治立场坚定,工作表现突出,经吴亚鲁介绍,朱务平加入中国共产党。

      为了发展革命力量,遵照党组织的指示,朱务平在家乡进行建党工作,介绍多位具备条件的同志入党。1926年,朱务平任中共临涣独立支部书记。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朱务平不畏艰险,坚持在宿县开展地下斗争。1928年10月,中共徐海蚌特委成立,朱务平当选为特委委员兼凤阳县委书记。年底,他又被派往蚌埠,重建中共蚌埠特支。

      在凤阳、蚌埠期间,朱务平积极在工厂、铁路、农村、学校和兵营开展工作,利用各种社会关系和力量,发动经济方面的斗争,努力扩大党团员队伍。“父亲在淮上火柴公司发动工人开展斗争,迫使资本家将工人每日工作时间由14小时减为10小时,并增加五成工资。他还直接领导了蚌埠铁路工人要求增加工资、人力车夫抵制增加牌税、警察罢岗索薪、农民抗捐等斗争,这些斗争都取得了胜利,使以蚌埠为中心的皖东北的革命形势很快得到恢复。”朱兴礼说。

      “记忆中父亲只抱过我一次,竟成永别”

      虽然离家并不远,但繁忙的工作,让朱务平无暇顾及家中的老母与妻儿。“我印象中,父亲只回家过一次。那是1929年,我刚3岁。一天傍晚,我站在门口的枣树上玩,看着父亲微笑着向我走近,他亲昵地把我抱下树,帮我把挂着的鼻涕擦掉。我们家耕地的牛也慢悠悠地走回来了,父亲把牛绳放到我手里,攥着我的手,把牛牵到河边喝水。”朱兴礼满是皱纹的脸上温情浮现。

      然而,记忆中这唯一一次父子相处的温馨时光,竟然也是最后一次。“那天晚上,父亲对奶奶说:‘我在外面怕是顾不上你,你要好好照顾身体。’又对母亲说:‘今后你不要指望我了,就指望孩子吧。’在全家恋恋不舍的目光里,父亲又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他说。

      1930年10月,中共蚌埠(长淮)特别委员会建立,朱务平任特委委员。1931年6月,他担任特委书记。长期险恶环境下困苦的生活、艰巨的工作,使朱务平积劳成疾,患上严重肺病,经常大口吐血。但他依然以顽强的革命意志继续工作。在他的带领下,到1932年9月,中共蚌埠(长淮)特委拥有580名党员,坚强地领导着当地的革命斗争。

      1932年9月,由于叛徒出卖,朱务平在蚌埠门台子火车站不幸被捕,解来南京。敌人先是把他关在普通牢房,然后又单独关在“优待室”,并用高官厚禄、金钱美女来引诱他,均告失败。敌人又阴险地放出谣言,说朱务平已经自首,企图孤立动摇他,但难友们不相信。不到两天,黔驴技穷的敌人只好又将他押回普通牢房。

      随后一个多月里,敌人接连8次提审朱务平,用尽严刑酷罚。他原本重病的身体被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但敌人一无所获。朱务平知道可能来日无多,便嘱咐难友,如果能出去,一定要帮他带信,请求党组织教育他的儿子,让他做革命事业接班人。11月25日凌晨,朱务平等26名共产党员,在雨花台刑场壮烈就义。

      朱兴礼说,父亲的遗言在他幼小的心里埋下了火种。“抗日战争期间,有地下党员住进了我们家里,我一见到他们就特别亲切,就像看到了父亲,也坚定了我要跟着党走的信念。1948年,我22岁,在家里人的支持下参军,曾经参加过淮海战役,从事后勤工作。战场很惨烈,飞机在头顶上扔炸弹,走路时经常踩到尸体。但一想到父亲,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这一辈子,我都牢记父亲的嘱托,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朱兴礼说,新中国成立后,他先是在社区从事教育工作,后来又到了街道办事处,一直干到退休。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弘扬红色文化 建设美丽南京——喜迎十九大南京红色文化书画摄影作品展揭展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技术支持: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