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欢迎您光临南京党史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联系我们
今天是
今天是
各区动态   |    网上公告
党史年表   |    音像之窗   |    网上展馆   |    往事回眸   |    史海钩沉   |    纪念传承
人物研究   |    党史事件   |    学术交流   |    成果荟萃
学会之声   |    学会简介
红色印迹   |    近代遗址   |    纪念场馆
 
      当前位置:首页>>学习传播>>党史年表
  • 1949年
  • 发布日期: 2013-06-28 来源: 南京党史    

  •     1月1日    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建立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决议》,并公布《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章草案》。市委学委收听到新华社播发的消息后,立即决定在大、中学校的积极分子中建立地下青年团,作为党的外围组织。1月至4月,除中大已建立新青社不再另行建团以外,学委在金大、金女院和中学都先后建立了地下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组织,共发展团员100余人。
        1月初    下关电厂党组织受到破坏。1948年工委派下关电厂党员张国宝做争取黄色工会理事长赵家成的工作,要赵在护厂中起作用。1月1日,当张国宝第四次与赵接头时被秘密逮捕,同一天被捕的还有党员张林生。张国宝被捕后,供出了上级领导人叶再生;1月3日,叶再生去张国宝家联系工作时被捕(南京解放时出狱)。次日,电厂另一名党员张云江也被捕 。
        1月7日    国民党对南京学生进行了第三次大逮捕,共逮捕中大、金大、药专、边疆学校学生13人。
        1月12日    国民党政府行政会议提出“受战事威胁的国立院校,应分别拟具应变计划 ,选定校址,呈准教育部后迁校”。市委学委决定接过敌人的口号,组织群众“应变”护校 ,迎接解放。中大党总支和助教党支部根据学委的指示开展工作。1月21日,中大校务会议否决了校长周鸿经提出的迁校案,并决定如期开学。27日,校长周鸿经和总务长、训导长三人携款潜逃,留校学生当天成立“应变会”,并领导寒假留校师生800余人向教育部请愿,要求撤查周鸿经,速拨“应变”费、“应变”粮,并释放被捕同学。教育部当即拨发了3000 万元金圆券的“应变”费。接着,中大又分别成立了教员、职员、工友的“应变会”。30日 ,中大成立了以进步教授梁希、潘菽为正副主任委员的校务维持委员会,作为学校权力机构 ,号召师生留校、返校。2月3日,成立全校性的“应变会”,开展“应变”护校工作。当天 ,中大师生员工到总统府请愿,再次获得5000万金圆券的“应变”费。
        1月中旬   在淮海战役以后,国民党政府机关纷纷南迁。公务员工委领导群众,开展了反搬迁和要遣散费的斗争。1月19日,600余名被辞退的公务人员在行政院、立法院门前集会,要求政府发给充足的返籍费和六个月薪水。20日,财政部2000名公务员集会,包围财政部副部长杨道樾,反对裁减,要求增发疏散费,后来财政部答应每人增发疏散费1万元。在此事的影响下,国民党中央机关的公务人员大都拿到了增发的疏散费。二三月份,公务员工委组织党员,以城工部的名义,向许多机关有影响的中上层人物发出警告信,向他们介绍石家庄解放的情况,宣传我党的政策,要他们不要跟国民党跑。同时发动群众,保护机关的档案、物资,为迎接解放作准备。到南京解放时,公务员工委建立了12个支部,党员发展到10 2人,分布在国民党近50个机关。
        1月25日    上午,邮电职工200余人先后包围电讯总局局长陈澍人和邮政总局局长沈养 义,要求发给每个职工5万元应变费。谈判僵持数小时,下午报房、话台职工也参与罢工,聚集的职工增至500余人。经过谈判,局方同意每人先发应变费3万元,其余2万元由工会派代表去上海找总局交涉。
        1月    市委决定建立店员工作委员会,张士雄、陆少华负责,并在中央商场和永安商场先后建立了党支部。党通过中央商场的“同人自励会”、太平商场的“职工互励会”、永安商场的“职工互励会”,全市百货业职工的“百联互励会”以及永安商场的“厂商联谊会 ”等群众组织开展工作,在团结广大店员员和资方,保护商场物资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
        同月    陈修良和刘峰向胡果宣布,市委决定在镇江建立工作委员会,胡果任书记,谢枫、王文知、严克群、周聪章为委员。他们在镇江的一些重要企业、学校及机关中发展了党员。新青小组成员(后改称地下团员),在迎接镇江解放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同月    市委决定成立中教工作委员会,卫永清负责,由王明远分工联系。
        同月    小教工作委员会改为小教党委,书记曹昭云,副书记杨华,委员张其勋。
        同月    为了配合解放军渡江,做好里应外合工作,市委决定在工委下面,以苦力工人 (主要是三轮车工人)为基础,建立东区(书记周志一)、南区(书记姚静)、西北区(书记齐巨卿、副书记姚国祥)、下关区(书记纪浩)等四个区委,筹备组织工人武装。
        同月    上海暨南大学党员戚卓人带着策反任务调到南京,编入文委系统的中大助教支部。2月,在戚卓人的工作下,其兄戚超人(驻马鞍山的国民党六十六军五五三团三营营长) 同意起义,并提供情报。3月,经南京市委文委安排,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饶子健与戚卓人见面,并研究了如何组织部队起义的问题。4月23日夜 ,戚超人带领全营千余官兵拒绝南撤。该师派副团长前来监视,行至安徽广德时,戚超人宣布起义,将副团长击毙。他率部队连同沿途收容的国民党官兵共2000余人,携械投奔人民解放军二十四军。
        同月    朱启銮派陆坚志去句容县,对该县中统实验区站长吴剑平做策反工作。当时,吴剑平有突击队员二三十人,枪支三四十支。在南京解放后,陆坚志带领吴剑平等向我三十四军投诚。
        同月    国民党政府下令资源委员会将南京的五个厂搬迁台湾。无线电器材公司南京厂党支部通过“职工联谊会”动员职工不去台湾,不参与拆迁设备。厂方只得另雇临时工拆机装船,到2月份才装船完毕。此时,由于党做了上层统战工作,爱国人士、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孙越琦决定要五个厂留在南京恢复生产。3月初,该厂在新址珠江路重新安装设备,恢复生产。
        同月    国立政治大学准备南迁。经过该校的地下党员做工作,从分校到校本部掀起反迁校的签名运动。校方见公开迁校不行,就在1月30日(旧历正月初一),通过御用的“学生自治会”,组织“政大学生旅杭 团”,拉走300余学生。地下党员借此发动同学成立学生自 治会,再由学生会与教职员工商量,组成“应变会”,代行学校职权。以后,政大“应变会 ”发动在校学生写信给旅杭同学,使200余同学于3月底返校。
        年初    首都被服厂解散。厂党支部组织工人自带缝纫机进行生产自救,并且成立金陵 、强华被服厂,承包了国民党首都卫戍司令部制作8万套军装和8万套衫衣裤的任务。党支部发动工人进行怠工,拖延时间,到南京解放时,工人们将这批军装全部交给了解放军。
        同一时期    联勤总部所属演剧七队要遣散,队长李世仪(党员)组织大家留守,建立应变会,并争取到每人发给三个月的遣散费。1月间,演剧七队奉命去浦口向驻军作慰问演出 ,该队的党员借此机会收集了驻军防地的情报。2月间,以演剧七队为主,联合演剧一队和 “万岁剧团”的部分演员组织了联合演出委员会,公开演出《夜店》、《小市民》等进步剧 目。3月间,他们筹组南京文工团,这个班底,就是解放后南京文工团的前身。
        2月6日    民革地下市委负责人孟士衡召集在宪兵七团工作的肖俭魁和曾在国民党宪兵 队工作过的吴士文开会,商定乘南京城防空虚,以起义的宪兵、警察为骨干,并发动大、中学学生和市民,举行一次大规模暴动,以策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会后,孟亲去上海向民革中央常委兼京、沪地区军事特派员工葆真汇报。不幸事泄,2月11日孟在沪被捕,其他有关人员也陆续被捕。5月9日,孟士衡、吴士文、肖俭魁三人在宋教仁公园被害牺牲。
        2月14日    南京市专科以上学校召开“应变会”联席会议。
        2月中旬    市教育局规定中学以食米时价为准收学费,按此办法,一个中学生的学费要超过一般公务人员的月薪收入,激起了广大中学生和家长的愤怒。在学委领导下,2月22 日成立了“南京市中学清寒同学自助联合会”。联合会派出八名代表于24日、26日先后到市教育局、总统府“上书”交涉。28日,3000多名中学生齐集南京市政府举行声势浩大的请愿 ,学生选出代表与教育局长沈祖懋进行说理斗争。此后,各校展开了劝说暂停交费的活动。 3月上旬,市参议会通过了降低学费标准,固定金额,并可分两次交费的方案,中学生减免费的斗争取得胜利,沈祖懋被迫“引咎”辞职。
        2月25日    经过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和南京市委的策反工作,国民党海军部队最大最新的巡洋舰“重庆号”官兵574名(包括舰长邓兆祥)举行起义,29日晨驶抵山东解放区烟台港。
        2月底    国民党六兵团李延年部派中校参谋梁维科带领便衣来永利厂,企图抓共产党,炸毁工厂。经赵代厂长和厂防护组对他做工作,促其转变态度。4月初,梁从国民党六兵团搞来一张“未经许可,任何部队一律不准擅自入厂”的布告,张贴后,未再发生部队进厂骚扰事件。4月21日,解放军攻占西厂门外的凤凰山,厂职工将该厂完好地交给了解放军。
        2月    工委派鲁平以共产党代表的身份找资源委员会所属中国农机公司南京分公司秘书史汝辑(经理已逃跑,工作由史负责),做教育争取工作,使史汝辑决心保护好工厂,迎接解放。史汝辑还同周公道(党员)一道,到资源委员会所属其他厂,动员他们留下参加护厂工作。
        同月    市委在陈良家召开警察工作委员会会议,陈修良、刘峰、陈慎言参加。会议分析了形势,研究确定了分区包干,组织武装力量,配合南京解放的部署。
        同月    东区警察局太平桥派出所警员张明伦伪装进步,混入党内。3月1日,党组织定由丁熊和张联系,丁与张接头时,被预伏的特务秘密逮捕。同日下午,另两名党员孙洙、王荫民亦分别被捕。王荫民因证据不足而被保释,丁、孙二人于南京解放时出狱。
        2—3月间    高骏任市委工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
        3月初    市委派市委委员朱启銮和情报系统干部白沙去渡江司令部汇报情况。他们先到上海,从张承宗(当时上海市委负责人)处拿到情报系统上送的《京沪、沪杭沿线军事布置图》等重要情报资料,然后辗转到达合肥人民解放军总前委渡江司令部,分别向舒同和宋任穷等汇报了敌情和南京工作情况。到南京解放时,市委情报系统已有近40名党员,这些党员大多数打入国民党政府国防部、联勤总部、青年部等要害部门,获取了大量的重要情报。
        3月中旬    在市委策反系统的策动和农工民主党邓昊明的影响下,国民党九十七师师长王晏清决定率部起义。但起义前计划有所泄露,王晏清被卫戍司令部司令张耀明软禁,后被卫戍司令部副司令覃异之释放(覃后在湖南起义)。王决定提前行动,24日晚10时许,王率师部及二八九团、二九○团从江宁镇河口分批渡江(二九一团接起义通知后未到,并向敌人告密)。25日清晨,国民党派飞机追赶扫射,并散发传单,二九○团、二八九团溃散南逃。 最后,王晏清率师部及二八九团部分官兵共百余人到达新店庙,和解放军取得联系。
        3月24日    沪、杭各大专学校争生存联合会代表团10余人来南京请愿,南京区大专学校决议和他们采取一致行动。3月27日,南京地区大专学校成立争生存联合会,并发表宣言 。3月 29日,全市大专学生举行大团结晚会,决定于4月1日在国民党代表由南京起飞去北平参加和 平谈判之时,举行反对假和平,要求真和平的大游行。市委根据上级的指示,认为南京即将解放,为了避免损失,不宜再上街游行。学委即组织大专分委的同志,分头到各校对党员、积极分子进行劝阻,但未能说服。4月1日上午,中大、金大、金女院、政大、剧专、药专 音乐院、语专、建法、边校等10所大专院校学生和部分教职员工6000余人,从中大出发,举行大游行,要求国民党政府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八项和平条件,沿途高呼口号,向市民宣传。游行结束后,下午学生分散回校,剧专学生路过大中桥时,遭到预伏的“军官收容总队”暴徒的围殴。政大同学闻讯赶去救援,又遭毒打。中大同学整队去总统府请愿,要求下令禁止 暴行,又遭“军官收容总队”暴徒的毒打。各校同学被打伤100多人,政大司机陈祝三当场被打死,中大学生程履绎、成贻宾被打重伤致死,这就是“四?一”惨案。
        4月2日    《益世报》、《中国日报》、《建设日报》、《南京人报》、《江南晚报》 (均有我党党员)等都直接、间接以“本报讯”报道了事件真象,后受到卫戍总部新闻局警告 。是日,南京新闻界还印发《告南京市民书》并为“四?一”惨案死难者及受伤同学募捐。
        同日    南京地区大专学校罢课,成立“四?一”血案善后处理委员会,组织控诉团,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发出致北平和谈代表电。周恩来同志得悉后,提出要国民党政府对 “四?一”惨案作出处理。4月4日,毛泽东同志就“四?一”惨案发表了《南京政府向何处 去》的檄文“四?一”惨案在全国激起巨大反响,重庆、长沙等地学生纷起罢课游行,声援 南京学生。这一事件教育了南京学生,“四?一”以后,又有一批积极分子被吸收入党。
        4月初,在工委领导下,以三轮车工人为主,分区组织了人民武装纠察队,后更为为南京人民民主保卫队。总队长纪浩,政委高骏,到南京解放前夕,约有400多人参加。南京人民民主保卫队利用搜缴的和敌军遗弃的枪支武装起来,在敌人逃跑后,配合维持社会秩序,起了一定的作用。
        4月13日    经过长期的群众性的营救斗争,特别是做好上层统战工作以后,朱成学、华彬清、李飞、彭原等数十名政治犯从南京国民党监狱获释。早在1948年下半年,市委分管学委工作的王明远和学委副书记沙轶因酝酿,想通过沙的姐夫杨兆龙(国民党司法行政部司长)的关系,营救被捕同志。沙多次和杨谈话,宣传党的政策。1949年2月,市委又派白沙代表党组织与杨谈话。3月间,杨就任国民党最高检察署检察长,此时国民党正利用和谈争取喘息时间,因此南京党组织就抓住这个机会,要杨兆龙向李宗仁提出“释放政治犯以示诚意 ”的主张。在李宗仁签字同意后,国民党最高检察署随即下文,命令各地释放政治犯。杨还做好南京监狱长工作,要他接到命令后立即放人。4月13日,南京被捕的70余名同志,除个别同志外,均获释放。
        4月19日    全市小学教师代表600多人集会,决定不发应变粮就总请假三天。4月20日起,全市小学总罢教。同时,小教工委通过各区小学教师应变会,发动教师护校。
        4月20日    深夜,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八兵团三十五军进攻“三浦(江浦、浦镇、浦口),21日清晨,攻克江浦,22日深夜占领浦口。
        4月中旬    联勤总部汽车修理三二六厂党支部团结工人,反对搬迁。他们保护了厂房和重要的器材设备,还留下了四五十辆汽车。
        同一时期    在解放前夕,南京共有80多个党支部,约2000名党员(包括已撤退到解放区的200多名党员在内)。
        4月21日    毛泽东、朱德向人民解放军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20日子夜,人民解放军在西起九江,东至江阴,长达5000余公里的江面上强渡长江。22日起,国民党政府军政要员和驻守军警纷纷南逃。
        4月22日    负责南京大校场机场通讯联络的431电台代理台长罗贤朴(党员)策动包括指 挥塔台在内的30多名工作人员(其中3名党员)起义。23日晨,两台起义人员将通讯联络的机器零件拆掉,就地隐藏起来,随即离开机场。由于通讯联络中断,无法指挥飞机起飞和降落 ,国民党一些军政要员,急忙改乘汽车逃跑。当天下午机场真空时,两台起义人员返回护卫机场。24日,他们将机场存留的一大批军用物资及4架飞机(P-41,C-47,两架蚊式战斗机) 交给解放军接管。
        同日    南京下关狮子山炮台在台长胡念恭(党员)控制下,在解放军渡江时未放一炮。23日,胡按照市委策反系统的指示,带领士兵和弹药车佯装撤退,途中将人员武器交给人民解放军三十一军。
        4月23日    晨,南京几个大商场的职工,以党员为骨干,组成“自卫队”、“纠察队 ”,积极护场护店。中央商场和永安商场的护场队伍还利用从西区警察局、南区警察局及夫子庙派出所取出的部分枪支,进行武装自卫和在附近地区巡逻。他们坚持巡逻三天,制止了几起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的砸门哄抢事件,有效的护卫了南京的繁华商业地区。
        4月23日    国民党守军溃逃,南京一时处于真空。市委警察工作委员会通过近百名地下党员在各区警察局、派出所策动和组织了1000余名员警参加“地下工作团”,保护城市。他们收缴了大批武器弹药和各项物资,保存了警察局、派出所的户口卡等档案。23日凌晨,东区警察局副局长周春萱起义后,率领600余名警察,携带步枪、重机枪等武器,保护了辖区内许多国民党党政军机关设施。同一天,在中区警察局,我地下党员组织20余名警察,对辖区内几家主要粮行实行了武装护卫,并驱散了到申复兴机米厂抢粮的人群,保护了大批粮食。西郊警察局的地下党员,武装进驻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与留守的电台职工合作,完成了护台任务。在地下党员指挥下,水上警察局的武装警察,打起“人民解放军水上挺进队” 的旗号,和铁路工人纠察队相配合,阻止了敌人对老江口轮渡栈桥的破坏,他们还抢救了被炸起火的千吨粮轮“东山号”。警察消防队及时出动,扑灭了司法行政部的大火。4月24日 ,在市委领导下,警察工作委员会将它领导的“地下工作团”改为南京市警察总队,以维持市内治安,直到5月15日建立南京市公安局为止。
        同日    电信局党总支代表党的地下组织打电话给电信局负责人,要他保证人、财、 完整,通讯不断。在党总支领导下,多数职工坚守岗位,国民党的驻卫警也参加护局,保证了电讯不断。南京水厂、电厂也保证了供水、供电。解放前夕,市委工委派鲁平以共产党代 表的身份,到首都电厂,找厂长陆法曾谈话,要他保护好工厂,保证供电。陆法曾接受了党的指示,并在工人的支持下,坚持供电不断。4月中旬,下关发电所存煤不多,群众自己捐 钱买煤,坚持生产。
        同日    敌人逃跑时,长江北岸民船已被掠夺一空。傍晚,人民解放军三十五军派侦察员找到几只小船,驶向南岸,寻找渡船。该军的一○三师五位侦察员到下关电厂说明来意,工人们立即将“京电”号小火轮发动起来,开赴北岸,迎接解放军。一○四师的几名侦察员也找到铁路轮渡所党的积极分子马国才、王德太和船工陈忠厚等,他们立即将“凌平号”拖 轮开赴长江北岸;接着,又在江边找到一只可载二三百人的趸船,由“凌平号”拖渡,运量 骤增。从23日晚9时起,人民解放军陆续渡江。24日拂晓,8艘水上巡艇在水上警察局党组织发动下,以“人民解放军水上挺进队”的名义,开抵北岸,接应解放军渡江。随后,铁路轮 渡所的“昌平”号拖轮和“浦口”号渡轮也参加渡运坦克、炮车,大批民船亦纷纷去北岸迎接人民解放军渡江。24日上午,三十五军大部队进入南京城。
        同日    在上海局策反下,驻江阴至安庆一带的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在南京东北笆斗山江面率军舰9艘、炮艇16艘起义。
        4月24日    市委书记陈修良,副书记刘峰,委员王明远、朱启銮等到“励志社”(三十五军军部驻地),同三十五军政委何克希等见面。4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前委领导人邓 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等接见陈修良、刘峰、王明远。
        4月26日    根据南京市委指示,打入《中央日报》社的中共党员,利用该社的设备器材,出版了《解放新闻》,向南京人民发布新华社新闻,到29日共出四期。4月30日,南京《新华日报》出版。
        4月28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刘伯承任主任,宋任穷任副主任。
        5月1日    中共中央电贺南京解放。在华东局直接领导下,召开了解放区与地下党干部 3000余人的会师大会。经中央批准,中共南京市委成立,刘伯承任书记,宋任穷任副书记,张际春、陈修良、陈士榘为常委、地下党各系统的党组织分别转入新市委相应的部门和系统 。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成立,刘伯承任市长,柯庆施、张霖之任副市长。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1948年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所有:中共南京市党史工作办公室 备案号:苏ICP备05004952号-7   支持单位:南京市信息中心 访问量统计:此处显示网站总访问量